/
第十章 十字架的印記

發佈日期:2021/10/03
  • 分享至:

~尋覓聖人之心~

聖金邦尼書信集


Daniel Comboni: 

The Man and His Message


意大利文原著作者
阿爾·多吉利神父 (Fr. Aldo Gilli)


中文翻譯

 許令嫻
 陳世賢


中文譯本校對
高莉莉


中文譯本主編

金邦尼傳教會的“分享”小組 (澳門)

許心嫻


第十章

 十字架的印記


353850133.jpeg


 — 從哥耳哥達(加爾瓦略山)到聖十字傳教站  (1857-1859)   

 — 與馬扎神父發生爭議時的悲痛及忠誠   (1865)   

 — 以十字架為標記創建的福傳修會  (1867-1869)  

 — 領導中非洲福傳項目的艱辛   (1872-1876)  

 — 晉牧後的新十字架使命  (1877-1879)  

 — 與基督一起釘在十字架上  (1881)

 

引言

 

聖金邦尼的一生都帶著十字架的深刻印記 (deep imprint of the Cross),所以,他的書信及著作也受到了十字架精神的引導。最重要的是,他不僅接受十字架,而且還尋求並熱愛十字架的苦難到英雄主義的地步。這熱愛塑造了他的強烈使命感 (exuberant vocation),也鍛煉了他的性格。換言之,基督十字架的苦難帶領了他到成聖之路。

 在這一章所節錄的書信之中,可找到很好的証明。雖然聖金邦尼沒有這些意圖,但他的書信已被世人推崇為靈修日記。

 這些著作顯示出他逐漸接受十字架的精神力量,並且知道這會引導他走向哥耳哥達救贖非洲。

因此,聖金邦尼的生平可以被重構為『十字架苦路』的幾個階段。第一階段包含了他第一次要前往非洲而必須與父母分離的痛苦,這已經記錄在了本書信集的第一章。而且在聖金邦尼寫給父親的書信中提及的一小段文字,可以看到,在他生命的那個早期階段,他已經把十字架視為『最珍貴的寶藏』:

 

212「你知道天主只獎賞祂的僕人。而你是祂的僕人,因為你已經擁抱了十字架。擁抱它,把它按在你心上;親吻它,因為它是最珍貴的寶藏。」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8, Letter to his father, pp. 111, para. 410)


Church-of-the-Holy-Sepulchre3.jpg


 

從哥耳哥達(加爾瓦略山)到聖十字傳教站 (1857-1859)     

 

聖金邦尼的第一次福傳旅程有兩個重要的參照點,第一是他朝聖時所到的哥耳哥達。第二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在艱辛及貧困之中,開始了福傳使徒工作的聖十字傳教站。

 聖金邦尼在哥耳哥達(加爾瓦略山)上,基督神聖祭獻的景象歷歷在目,他全神貫注地默想救贖的奧秘,對十字架的愛獲得了滋養,也重新燃起了信心:

 

213「我找不到任何的言語來表達這個寶貴聖地給我的深刻印象及感受,它令我想起耶穌基督的受難和死亡…。我走到離開聖墓 (Holy Sepulchre) 約三十步的地方,在哥耳哥達(加爾瓦略山)上,我親吻了耶穌放下十字架的地方。再走多兩步,便是十字架被豎起的地方…。我悲從中來,忍不住痛哭流涕,不得不站在一旁迴避了一會兒。然後,在其他人親吻了耶穌基督受難死亡的聖地之後,我走近,再親吻了數次之多。我心想,這就是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哥耳哥達((加爾瓦略山)嗎?看哪,這裡就是沒藥山(mount of myrrh),十字架的祭壇上 (altar of the Cross),偉大的基督為我們犧牲了。我站在哥耳哥達的山頂,站在天主獨生子 (Only-begotten Son of God) 被釘十字架的地方。在這地方,耶穌基督贖回了人類、征服了死亡、戰勝了地獄、拯救了我。岩石聽到了祂的最後一句話、山上的空氣提供了他最後的一口氣、墳墓打開、群山一分為二!」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 Letter to his parents, pp. 16-17, para. 39, 40-3)

 

之後,聖金邦尼轉身面對他的福傳使命,雖明白使命將有多麽困難,也知道已經有很多傳教士為此死去。但,他隨時準備赴死如歸:

 

214「在喀土穆傳教站 (Mission of Khartoum) 成立以來,十年間在此工作的22名傳教士已有16人死亡,他們大部分都是在最初的幾個月內死亡的。這地方會導致我們死亡的因素,除了酷熱的天氣,最有可能的就是缺乏醫生和藥品。但,我們已準備好隨時面臨死亡了,願光榮歸於主!」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4, Letter to Fr. Pietro Grana, pp. 92, para. 338)

 

聖金邦尼在到達喀土穆後不久,發燒已經開始削弱他身體的抵抗力及威脅到性命。在這情況下又收到了母親逝世的消息,實是令他悲痛萬分而不能自拔。但是他接納這個苦難,並且能夠理解十字架上基督救贖的深奧含義 (saving law of the Cross):

 

215「我們真是有福的…,因為天主慷慨地賜予我們因愛祂而受苦的機會及途徑。要明白為何如此,只需要定睛於天主的旨意及祂是如何地去給予忠誠僕人既定的恩典和天堂永恆的福樂。耶穌基督在世上的教會,在其子民被屠殺和犧牲迫害中、在殉道者和教皇的流血中建立,開展及傳揚;教會元首及創始者耶穌基督死在了罪惡昭彰的十字架絞刑,成了殘忍及憤怒的民族的犧牲品。而祂的門徒也與他們神聖的主經歷了同樣的命運。這些民族的憤怒和絞刑迫害摧毀了許多信徒,而使信仰得以傳播、紮根並成長。

 當天主要我們喝下逆境及磨難的杯爵時 (chalice of adversity and tribulation),我們便是這世上最幸運的了。這裡,我以三位聖人的話來說服你支持我的看法。這是因為我希望能夠說服您去相信。聖奧斯定說:『當你為耶穌基督受很多苦,且生活在無比的迫害之中,你會注定享有天主的榮福,而被選為祂眾多的子民之一。』(原文拉丁文 Conjectura est, cum te Deus immensis persecutionibus corripit,te in electorum suorum numerum destinasse)。卡農金口聖若望說:『能夠被選中為基督受苦難是一大天主恩典,是真正完美的冠冕,而這獎賞堪比天堂的福樂。』(原文拉丁文 Est gratia veremaxima dignum censeri propter Christum aliquid pati: est corona vere perfecta; et merces futura retributione non minor)。聖伯多祿•阿爾坎塔拉(St. Peter of Alcantara)的一生充滿了磨難及波折,他在死後數天顯現給在西班牙聖德蕾撒修女(St. Teresa of Avila)說:在快樂的補贖中,甜美的苦難及考驗為我贏得了無限的光榮!(原文拉丁文O felix poenitentia,quae tantam mihi promeruit gloriam!)」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9, Letter to his father, pp. 113, para. 417, 420, 426-9)

 

聖金邦尼在福音、教會傳統及歷史中了解了十字架的意義,並將其應用到自己作為基督傳教士生活中:

 

216「是的,我感謝那親臨於我及我父親的天主。我不是已經拋棄了世界而侍奉天主了嗎?我的父親不就是給了我慷慨的許可,以便順從天主的旨意,給了自己新的機會去為天主犧牲,從而救了自己的靈魂嗎?拯救人的靈魂最可靠、最直接的方法,不就是透過磨難、受苦、捨己救人,為天主犧牲心中的慾望嗎?

 是的,我親愛的表弟,那就是救世主的嚴厲教導:為人們有什麼益處…。(原文拉丁文 Quid prodest homini etc.)『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什麼益處?或者,人還能拿什麼作為自己靈魂的代價?』。天主承擔了人性的苦難,向我們展示通往天堂的道路;我的心靈因恆久真理的聖言 (infallible and eternal Word)而振奮,也被提升到了世間的一切事物之上,並渴望新的苦難;因為我深信這些苦難是戰勝世界並贏得天主的最好途徑。我們有福了,天主的聖手將我們從屈辱、災難及苦難中浄化了我們;畢竟,這過程不像吹一口氣般容易…。我信任天主,祂是全能全知的,而且深愛著我們。」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 Letter to his cousin Eustachio Comboni, pp. 118, para. 443, 446-7)


image_0512532_20170604_ob_1198e3_daniel-comboni.jpg

 

在聖金邦尼與表弟通信期間他經常發燒,而且接收到許多他的傳教士同伴死亡的消息。他盡全力去做好準備,隨時迎接『死亡姊妹』(sister death)的到來:

 

217「我們的生命在天主的手中,祂按自己的聖意行事。通過祂給我們的既定恩典,我們才可以為祂犧牲性命。願天主永受祝福!這兒人們沒有時間為死亡做好準備,從早到晚,都有人死亡。短短的幾個小時內,發燒就可以使人耗盡體力,將人帶到墳墓的門檻前。所以請為我們祈禱,願我們可以隨時準備好在天主的恩典中死去。」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9, Letter to his father, pp. 116, para. 434)

 

聖金邦尼第一次與非洲的接觸以悲慘返鄉告終。他經歷了許多的苦痛,更不止一次瀕臨死亡。 雖然如此,他還是準備好要遵從天主的旨意:

 

218「我不想對你隱瞞事實,自去年十二月開始及整個到喀土穆的行程裡,我被發燒嚴重影響、胃也出現問題,以致健康狀況很差。目前我感到十分虛弱、全身痛楚、呼吸困難,充滿了人生即將結束的所症狀。願天主永受讚美!願主以祂的聖意決定一切:我們在祂的手中,因此我們有祂無微不至地照顧;願我們承行天主的旨意,願主的旨意降臨。」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2,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 121, para. 456-7)


20190227122936_Benvenuto_Ronca_Don_Mazza_benedice_i_missionari.jpg

 

與馬扎神父發生爭議時的悲痛及忠誠(1865)

 

聖金邦尼在法國宣傳中非洲福傳計劃時,馬扎修院內部出現了與他有關的嚴重問題,以致人們都認為他已被驅逐出該修院了。他為這事心中感到淒涼悲痛,但他還是有尊嚴地忍受了所有的困難,堅守傳教士的信念及維持和諧的關係,不對毫無根據的指控作出任何伸張正義的行動。

 面對來自維羅納令人震驚的消息,他深深地受到傷害,只有依靠信仰作為安慰。他對布理科洛神父透露當時的想法:

 

219「我已經為院長、馬扎神父準備了一封附有詳細內容的信,而且在我收到你這月1日的來信時,我正在寫一封更詳細的信給他。說實在的,我已經沒有力氣和勇氣寫了。因此,我暫時不會將這封信寄給院長,我想他是不準備去看這封信;我也沒有寫給維羅納修院院長,因為我真的沒有那種道德力量 (moral strength)了…。

 當我去到巴黎後,我會寫封信給你,裡面會有更詳細的內容。我相信天主及聖母…。我之所以如此沮喪,是因為那善良的好老人正在為我受苦,無緣無故的受苦。目前,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能感受到成為一個天主教徒是多麽的有恩寵,而唯一能堅強我,為愛基督而受忍耐的便是信仰。我相信,一顆沒有被基督堅強的心,一定會迷失…。

 我還在維羅納時,院長、馬扎神父應該要告訴我這件事的;我想他們是要等待我離開修院時後,在院長面前說我的不是,來影響他反對我。但是無論我在世界的哪角落,若遠若近,我還是我,我還是會以一樣的衝勁去感知一切。院長永遠不會因為一些足以把我驅逐出修院的事情而責備我。」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29,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 281-2, para. 963, 965)

 

聖金邦尼的良知確保了他的行為正直,因此那些指控是不應該的。但他人在遠方,無法為自己辯護:

 

220「我不想談論我與院長的關係,我只是認為在這些事情上都需要運用哲學,即福音的道理來解決。在天主及世人面前,我撫心自問,那些對我的指控絶對沒有一樣是真實的…。我從來沒有用院長的名義來求取金錢,絕對沒有。當我擔任馬扎修院的副院長時,我曾經向住在遠方的人,為非洲人募得一些金錢,來買衣服及照顧他們,而且我很小心地把這些錢都用在非洲人身上。我一直跟隨作為傳教士的良知這樣做,只要我繼續接受金錢的接濟,我就會一直這樣做。我一向在這事上謹慎行事。如果院長相信這些無根據的指控,願天主的旨意承行;我會為他向耶穌聖心及聖母聖心祈禱。我實在無能為力了,我非常喜歡他,但是我對他的行事方式有點惱火,因為他的做法可能會損害我在中非洲的工作。」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0,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 284-5, para. 974)

 

聖金邦尼接受了布理科洛神父的意見後,決定對馬扎修院的指控隻字不提。然而,他得知羅馬教廷寄了封信給馬扎修院,告訴教廷傳信部認定他不再屬於馬扎修院。這個消息深深地傷害了他,所以再次向布理科洛神父,敞開了心扉抒發自己的情感:

 

221「我坦白地告訴你,我確實對這些問題嚴肅地思考過。我也承認,我的心從未像現在一樣,如此的親近耶穌聖母聖心。在這可怕的經歷之中,我對中非洲傳教計劃及自己的將來感到迷茫;但我非常慶幸自己是天主教徒也是一個神父,我覺得我可以用手觸摸到天主是多麽的美好,我也相信祂永遠不會放棄那些信任祂的人。現在,我不知道是愚蠢還是天主賜給我的力量,在我的內心,我感到喜樂和平安。耶穌及聖母瑪利亞是那麼的美善!…我承認我無法理解這一切:天主透過祂的慈悲給予人類信德,以及我內心的平安,這兩件事給了我力量,讓我能全心全意去為所有發生的事情感謝、讚美天主的旨意。雖然我看不透未來的黑暗,但是我仍會冷靜且信心十足地繼續前行,不去在意人們對這一切的看法。我全心感謝耶穌聖心和聖母聖心,因我獲得了允許從這苦澀的杯飲用榮耀與祝福,使我堅定希望所有的一切將有助於我的救贖。我要祝福那些讓我承受這磨難的人們千千萬萬次,並永遠為他們祈禱。我欽佩也尊重那聖潔的老人家,這23年來他對待我非常良善,我會一直敬愛他到我死的那天。

 我已做好一切準備,將自己投入天主的懷抱中,無論發生任何事情,總要無所畏懼,充滿信心。但是,只要是我不清楚、還未確定是天主的旨意之前,我決不會離開馬扎修院的…。 請將我的心意告訴聖潔的馬扎神父,我會永遠敬愛他直到我死,即使他已經把我從他的心推開了。也請告訴他,他可以為所欲為,但我還是會一直稱他及視他為我的父親,直到我死。」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7,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 304-5, para. 1047, 1049)

 

聖金邦尼與馬扎神父的爭執帶來了很大的痛苦,但他只是默默地承受,為避免給馬扎修院更多的傷害:

 

222「雖然天主給了我一個開朗的性格,讓我可以享受生活及保持樂觀的心態——這世界上可能很少人可以像我這樣快樂地過每一天——但,那些事卻烙印在我心裡,令我生不如死…。願天主的旨意在一切事上成就(原文拉丁文 Fiat semper voluntas Dei in omnibus)。我現在唯一擁有的是我的良心感到安慰,對這一切我沒有感到愧疚不安…。如果我做錯了,並有罪,我願意承受我應得的罪罰,並且我也準備好為我沒有做的受罰,因為在天主的眼中我是一個大罪人。出於尊重,我從來沒有寫信給主教暗示關於所有的這些事情,因為我了解長上是不會喜歡人們這樣做。然而,如果真是有必要由主教去裁判,我相信他一定會聆聽,為我的陳述給予真誠的評價。」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47,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 327-8, para. 1132, 1136)

 

cappellina.jpg


以十字架為標記創建的福傳修會 (1867-1869)

 

當天主的旨意變得清晰時,聖金邦尼離開了馬扎修院,一心一意地投入了被召叫的非洲福傳工作中。但是,維羅納及開羅修院的創建伴隨著嚴酷的困難和犧牲。

各種考驗迫使聖金邦尼開始反思基督十字架的奧秘,這信念在他的書信之中隨處可見:

 

223「天主之子展現智慧最好的方法就是贏得十字架:它是善人真正的安慰、支持和力量;它造就了靈魂,使他們準備好為天主的榮耀及靈魂的救贖而完成偉業。」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63, Letter to Fr. Luigi Artini (Provincial Superior of the Camillians), pp. 513, para. 1673)

 

新一輪的誹謗開始針對聖金邦尼而湧來,使得他個人及中非洲的福傳工作在教廷傳信部失去原有的信譽。在這樣的情勢下,他意識到自己的生命被十字架烙印了標記,金邦尼便決定與十字架舉行奧秘的婚禮(mystical wedding)。以下是他的著作中最能突顯他靈修精神的章節:

 

224「尊貴閣下將在新一輪的風暴中看到,人類救贖的敵人如何再次地試圖傷害我;你也會明白我要承受多少風暴。所以,我能夠在這樣的十字架重擔下保持前進真是一個奇蹟。

 但我感到充滿力量、勇氣,我更信任天主和聖母瑪利亞會幫助我克服一切,並且對未來背負更沈重的十字架做好了準備。我已經領悟及理解到『十字架』對我而言是這樣的朋友而且是如此親密,所以我選擇了『她』作為我永恆且不可分離的新娘。 因此,十字架是我心愛的『新娘』、和我明智審慎的老師,聖母瑪利亞是我最愛的『母親』,而耶穌是我的『所有』。尊貴的閣下,在他們的陪伴下,我不懼怕羅馬的風暴、也不懼怕維羅納的旋風、里昂及巴黎的烏雲。在佈滿荊棘的道路上,我從容而堅定地前行,我將會成功地建立並賦予中非洲重生計劃新生命;這個計畫是天主教使徒工作中最艱鉅及最具挑戰性的工作,但卻已被所有的人拋棄了。」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67,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pp. 523, para. 1709-10 )

 

因為十字架給予的力量,聖金邦尼無懼於中非洲重生計劃的重重阻礙,他仍然對未來的發展懷抱希望:

 

225「我一直渴望十字架,它是發展天主的工作所需要的。儘管我不配得良善耶穌的憐愛,但祂還是對我很慷慨。我很高興完全地順從天主權能的旨意,所以讓我們尊崇且傑出的樞機團團長有機會在他的聰明才智下,對我在中非洲工作的資源造成了不少的損害。」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22, Letter to Mgr. Luigi Ciurcia, pp. 604, para. 1941)

 

聖金邦尼對十字架持續地熱愛之情,在書信中表露無遺。他不僅渴望十字架,還向耶穌聖心祈求給予他更加多的十字架:

 

226「讓我們尋求十字架的寶藏,好使我們的祈禱帶有效力。天主的智慧從未像在十字架的創建中如此清晰地揭示出來,並且如此偉大、光榮。沒有什麼比天主的兒子被釘在十字架上,更能顯示出祂的無限愛心及智慧,天主偉大的工作唯獨誕生在哥耳哥達上。如果你為我向耶穌聖心祈求更多的十字架,我將非常感激你:它將是為信仰而贏得很多靈魂的記號。而我也將為你祈求耶穌給予你一個不可小觑的十字架。讓我們攜手,在愛和十字架的道路上邁步前行,直達天堂。在天堂裡,我們會深刻地明白到基督十字架的哲理。」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3, Letter to Maddalena Girelli, pp. 729-30,  para. 2324-6)


Comboni-Daniel-San-2.jpg

 

領導中非洲福傳項目的艱辛(1872-1876)      

 

當聖金邦尼被羅馬教廷任命為中非洲宗座副代牧時。他已經有足夠的親身經驗,知道自己的福傳之路將佈滿荊棘。然而,他已經被『訓練』過如何背負十字架,並且在十字架找到了為拯救非洲而工作的力量和希望。

 在未被任命為中非宗座監牧區副代牧,他就提出了在中非洲的福傳工作計劃,並且重申十字架是拯救非洲的必經之路:

 

227「我還想補充一件事——我們要為愛基督而受苦,準備好與有權勢的人、土耳其人,無神論者,共濟會(Free masons)、土著、大自然的力量、司鐸、修士、世界和地獄戰鬥到底。然而,若只是相信自己和世界的人,那他便是全世界最愚蠢的人。

 無論如何,我們相信基督,祂也為非洲人而死,而且選擇最軟弱的人為祂工作,因為祂要顯明祂是所有善的根源,而我們單靠自己則只能作惡。既然是祂召喚我們來做這個工作,靠祂的恩寵,我們將戰勝帕夏、共濟會、無神論政府、善人的邪念、壞人的詭計以及世界和地獄的陷阱。我們前進的步伐絕不停頓,直到我們呼出最後的一口氣。

 當我們進入朝思暮想的天堂時,我們定會不斷地向耶穌及聖母瑪利亞祈禱、苦苦哀求,無論祂們是出於愛心或是其他原因,祂們將必定用奇蹟興起,像聖保祿和聖方濟各•沙勿略這樣的使徒,好讓不幸的數百萬非洲人們儘早皈依。」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0, Letter to Bp. Luigi di Canossa, pp. 775, para. 2459)

 

在埃及有很多反對聖金邦尼的非洲福傳項目的聲音,他原想留下解決所面臨的困難,但最後還是決定盡快返回自己的代牧區,因為他肯定,含淚播種的,必含笑收割(原文拉丁文 qui seminant in lacry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228「雖然我努力想儘快返回自己的代牧區,但直到現在還是無法成行…,我必要留在開羅照顧一切,因為在天主的許可下,有些人正在埃及發動一場反對非洲重生的毫無意義戰爭。出於使命,有些人應該支持任何榮耀天主的一切事物。但是他們正在企圖,且努力的去增加中非洲福傳的困難,並使用各種手段來傷害我。

 我在中非洲的傳教工作本身就是艱苦及勞心勞力的,只有靠天主的無限大能才能成功。因此,我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耶穌聖心和聖母瑪利亞的幫助。我已經準備好為託付給我照顧的國家受苦。我深信十字架是天主工作的印記,不是天主輕率或惡意加給我的。我必因天主的話語而剛強,那含淚播種的,必含笑收割(原文拉丁文 qui seminant in lacry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95,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pp. 967-8, para. 3132, 3135-6 )

 

聖金邦尼在另一封信中,進一步描述了這些『十字架』,並宣佈他本人願意為拯救中非洲而殉道:

 

229「我不想多談,如果反對我的風暴是天主所允許的;例如:當他們試圖破壞我的傳教士的不屈服的精神時、或是他們向土耳其警察譴責我為一些穆斯林的非洲人施行洗禮的罪過等等。

 如果土耳其人為了信仰而把我們斬首的話,我們真是有福了。事實上,我們一早已經做好準備好,並相信天主會按照祂的明智計劃,召叫更多的傳教士來頂替我們的位置。」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77, Letter to N.N. of Trent, pp. 991, para. 3222 )

 

聖金邦尼也在其他的方面上,持續地加深他對十字架奧義的反思:

 

230「天主旨意的恆定法則,就是祂的工作一定帶有十字架的標記。因此,儘管我的心神軟弱但意識到自己肩負著沉重的十字架,就覺得有不小的安慰。這些十字架為我們帶來強大的力量,特別是當我想起耶穌基督是通過十字架拯救世界時。我們敬愛的教宗庇護九世也認為十字架為教宗們(Pontificate)帶來巨大的榮耀,以致有一位極重要的英國大臣說:『現今的天主教會,雖然手無寸鐵,但卻是世界上最強大及最具影響力的。』。與此同時,江湖騙子德比利亞•塞韋裡尼 (Barabba of Villa Severini)卻愚蠢的說教宗…『你已經過時了!』。

 如果閣下請求教宗給我祝福,我會很高興,因為這樣我便可以更喜樂地背負那折磨我的十字架。」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91,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pp. 1146-7, para. 3766 )

 

從開羅出發到喀土穆,為福傳工作補給物資的大篷車在途中遭遇災難後,聖金邦尼在信中寫給弗蘭基樞機主教,說出當時面對這災難的心情,並告訴他這災難損失的情況:

 

231「天主的救恩都是在十字架誕生和開展,十九個世紀以來,經驗不斷地證明這個事實。基於這個信念,我在重重困難中堅定了心神,為拯救非洲的工作紮根。所以,現在這些災難,事實上為我帶來了更大的鼓舞。

 天主,祂把我們推倒,又把我們扶起;一方面給予我十字架,讓我願意熱切地接受祂的承諾及保護,另一方面又向我展示希望的理由並從中獲得安慰。

 我堅信無限美善及慈悲的耶穌聖心,會把一切都更正過來,因為祂的恩典會一直及永遠地指引這項神聖的中非洲傳教工作。」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0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pp. 1164-5, para. 3833-4)

 

註釋:「在6月7日, 卡沙里尼 (Carcereri)神父的駱駝運輸隊離開開羅的七個半月後,大部分貨物才抵達喀土穆。但實際上,它們幾乎蕩然無存,因為全部都損壞了。由於這樣,我們損失了超過30,000法郎。讚美天主,因為我在這災難發生後,有了些時間可以為這嚴重的資金及貨物損失作準備,並一直在思考如何把這些資金及貨物補充回來。聖若瑟,我們親愛的中非洲總務長已經開始把這事情完全更正過來。」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10,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pp. 1170, para. 3849)


 在一個機會中,聖金邦尼寫道:

 

232「是的,只有經過佈滿荊棘的『十字架苦路』,天主的工作才能成長並完美的全然實現。所以,天主聖子為完成全人類的救贖工作,親自走上了這十字架苦路。那神聖無染原罪的童貞女,也是在成為天上與人間的母皇(Queen of heaven and earth)之前就已經是殉道者之后(Queen of Martyrs)。如此,耶穌基督教會內的所有修會、修道院和善會機構都是建基於荊棘上,並孕育出了最英勇的令人敬仰美德,直至現在,世界各地都傳播著它們的祝福和益處。殉道者和所有的聖人都走在這荊棘的十字架苦路上,而我們以他們在塵世生活中所承受的痛苦及艱辛衡量他們的神聖程度。最終,耶穌基督的教會及教宗們,從聖伯多祿到目前的庇護九世,都追隨著神聖的教會始創者、耶穌基督的榜樣,承擔十字架苦路所帶來的傷痛,而沒有絲毫的讓步...。

在中非洲重生的崇高工作中也是一樣…,這項使徒工作與教會中的所有工作都是相同的命運;如同教會的初期不得不與之鬥爭的障礙和仇敵,都被視為是成功和幸福未來的可靠保證。」

 (引用於Jahresbericht, 1877,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24, pp. 34)


CrossJ.jpeg

 

在聖金邦尼生命中一個特別痛苦的時期結束後,他為十字架寫了這首讚美詩,讚頌十字架的力量將中非洲變成為一個祝福及救贖之地:

 

233

「世界的救主

奇妙地征服了靈魂

藉著十字架的力量

摧毀了異教 

夷平了崇拜偶像的廟宇

戰勝了黑暗地獄的力量

成為整個世界祭台

 

從哥耳哥達舉起的基督十字架

令宇宙充滿了它的力量

在會堂受朝拜

在皇城受尊崇

在軍隊受敬畏

在船隻的主桅上被喚起

 

被十字架祝聖的祭司

以神聖儀式登基的君王

英雄挺起胸膛承擔

給人帶來無窮力量

基督的救贖工程

在風雨荊棘中誕生並成長

她的發展是偉大的

她的未來必是欣慰和幸福

 

十字架強而有力

中非洲將成祝福及救贖之地

來自十字架的力量溫和不殺戮

像清晨初露,落在靈魂上使之煥然一新,

 

來自十字架的力量無窮巨大

納匝肋人耶穌在十字架上被舉起

一隻手向東,一隻手到西

從全世界把祂選定的世人召集懷抱在教會裡

那被釘的雙手如民長紀(Samson)一樣

祂拉下幾個世紀以來人們崇拜邪惡的神殿支柱

在廢墟上豎起十字架

吸引所有萬物

成為奇蹟

 

若我從地上被舉起來(原文拉丁文Si exaltatus fuero a terra)

就要吸引萬人歸向我(原文拉丁文omnia traham ad meipsum)。」

 (引用於Jahresbericht, 1877,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24, pp. 115-116)


113241.jpg

 

晉牧職及傳教工作所帶來的新十字架 (1877-1879)

 

1877年,聖金邦尼被任命為中非洲主教。他帶著新的熱情回到了自己的監牧區,準備迎接更創新和更大膽的福傳行動。然而,這時的蘇丹發生了一場可怕的飢荒,隨之而來的疾病嚴重阻礙了他的傳教工作,並導致了很多人的死亡,傳教士也無法倖免,而聖金邦尼本人更是衰弱了許多。

 在返回使命工作的旅途中,他已經預感新的十字架正等待著他;但他執意只要非洲人能被救贖,他已準備好『忍受任何的痛苦』:

 

234「今晚,我們一行人將乘坐『達哈比亞號大郵輪』離開開羅…,每個人都在為我們祈禱;我相信耶穌和聖母聖心,這一次定能戰勝魔鬼,把基督的福音傳佈到很多地方。我在船上會寫信告訴你關於天主更大榮耀的事情。天主的工作必須伴隨十字架,因為它全是在加爾瓦略山誕生的。我願意為中非洲的傳教工作承受任何磨難…,為了天主的榮耀,非洲必須獲得救贖。」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53, Letter to Canon Mltterrutzner, pp. 1478, para. 5052, 5055-6 )

 

聖金邦尼回去喀土穆的這一旅途特別艱難,因為大旱災及飢荒的原因,在經過沙漠中心時,他的駱駝運輸隊被迫要停留。他在旅途到達科羅斯科 (Korosko) 的時候,曾經寫信給維倫紐夫夫人 (Madame de Villeneuve)細說這旅程的苦况,並覺得為中非洲福傳這偉大的使命受到苦難,是值得安慰的:

 

235「自我乘大篷車離開開羅已經45天了。坐船的那一段旅程很是艱苦,現在已經到達穆爾大沙漠(Great Desert of the Atmur)的邊界。其實我最少也要100隻駱駝幫忙運送物資,但實際上我只能雇用到幾隻而已,牠們又餓又累,因為從今年初到現在沒有下過一滴雨,導致尼羅河的水位很低,各處鬧飢荒,很多駱駝餓死。在我到達喀土穆的第一站之前還要一個半月的時間,最重要的是,以二十隻駱駝負載的貨物量而言,我們是最少需要四十隻;因為在目前惡劣環境下,駱駝無法負載原有的重量,而且,駱駝也面臨著死亡。但即使如此,我們也只能雇用到為數很少的駱駝。

 我正處於最糟糕的困境中:雖然我付出雙倍地努力、雙倍的花費,還是面臨雙倍的危險,雙倍的不確定。我坐在金合歡 (acacia ) 樹蔭下正給你寫信,這棵樹現在是我們的宮殿。雖然現時是3月中,可是在距我用來寫信的行李箱3碼的地方,溫度卻高達45度。這就是我們的境況,但我們又能如何呢?

 我的傳教士、隨行的五位維羅納修女(他們真的是天使),我的工匠和我,我們都把自己交託給天主、聖母瑪利亞及聖若瑟的手中。我們為耶穌受苦,為天主的旨意把自己交在天主的手中。為耶穌及必須為祂贏得的靈魂,而與耶穌一同受苦真是美好。」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57, Letter to Madame Anne H. de Villeneuve, pp. 1485, para. 5080-2)

 

這只是一個開始,後頭還有更艱辛的考驗等待著聖金邦尼,但是他並沒有灰心。事實上,他正是這些苦難中,覺察到一股新的力量,且更為肯定及信任那十字架必將拯救中非洲:

 

236「這一可怕的考驗並沒有使我們灰心,反而增加了我們的勇氣。我們深信這是耶穌聖心給我們的一個可敬又可愛的十字架,以便更好地鞏固拯救中非洲的偉大工作。

 一個致力於為了耶穌基督而受苦,及拯救世上最被遺棄和最不幸的靈魂的人,是多麼地喜悅!也許天主造十字架時,比創造這世界時顯露出更多的愛及智慧。十字架一定會拯救非洲;正是十字架使我們有新的力量去堅持我們的爭戰口號:非洲或死亡。」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66, Letter to President of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in Lyons, pp. 1507-8, para. 5171)

 

十字架的奧秘總是令聖金邦尼不斷地反覆思索:

 

237「為了像耶穌基督的一個真正使徒,我現在幾乎所有行動,都在承擔著那入侵我監牧區已六個月之久的可怕災難——我指的是饑荒、乾旱和一無所有——而我正在嘗試去處理它。

 天主的工作必須在加爾瓦略山上誕生及成長。我們目前的磨難是更進一步証明了中非洲的拯救是天主的偉大事業。中非洲敬禮的耶穌聖心及聖母聖心一定會保佑祂們的工作。」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69,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 1511-2, para. 5183, 5185)

 

聖金邦尼試圖為那可怕的一年找到平衡時,又重新思索起十字架的奧秘並加以發展,在當中,他也預見了通往勝利的『王道』。」

 

238「中非洲代牧區成立以來,今年是最可怕的一年…,儘管從非信徒的皈依和拯救工作方面,是最快樂和富有成果的。所有天主的工作、特別是天主使徒的工作,為的是摧毀撒旦的統治並以誕生於十字架的基督國度取而代之。

 正式通過十字架和殉道,所有的傳教工作才能成立和蓬勃。而這最後、最困難和最具挑戰性的中非洲傳教使命,不能走與天主所有其他工作不同的路徑。它勢必也要通過十字架和殉道的途徑,正如耶穌基督通過受難和死亡而後光榮復活一樣。如同教會出於耶穌純淨聖心,沐浴在殉道者的鮮血中,戰勝了整個世界…。」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802, Letter to President and Council of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in Lyons, pp. 1579-80 para. 5447-9)

 

「在災難面前,使徒傳教士的精神及心靈會被這些困難、災害及邪惡所挫敗嗎?不,絕不!十字架是走向勝利的『王道』。除非付出巨大的努力,否則不會有豐厚的回報,(原文拉丁文Non pervenitur ad magna praemia, nisi per magnos labores)。耶穌聖心也會為奉獻給了祂的中非洲代牧區的人們跳動,而且耶穌基督也為貧窮的非洲信徒死在十字架上。中非洲是一定要進入耶穌基督羊圈中的。

 真正的使徒可以面對任何困難,即使死也都絕不能回頭。他必須走過十字架苦路和通過殉道而獲得勝利。那些前往中國的傳教士,在面對最可怕的苦難和殉道威脅時並沒有選擇離開;這樣的好榜樣,值得中非洲的傳教士仿效。他們決不能因為障礙或貧困、疲勞或炙熱氣候而導致緩慢殉道的情況退出中非洲。這片中非洲大地必須在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權威前俯首,這大地必須為天主教會所降服。」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802, Letter to President and Council of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in Lyons)

 

聖金邦尼由「十字架神學」(theologia Crucis)——教會與天主工作「特別是福傳使命」的基本法則——審視了自己在福傳生活中,那些令他痛苦的時期:

 

239「十字架、矛盾、障礙和犧牲都是神聖工作的記號。正是沿著這條充滿磨難和荊棘的路走,天主的工作才可以創建、興榮,並達到完善及獲得勝利的成果。這是天主顯露慈愛和智慧的安排,天主教會和世上所有基督使徒傳教使命的歷史證明這一點。這是創世以來最令人信服的真理,也証明耶穌基督的真信仰,從沒有根植於不需付出最大犧牲、存在著最激烈的矛盾和殉難的國度之中。

 這真理背後的原因非常清楚:因為天主的工作就是要摧毀撒旦在世界上的統治,並以十字架救贖。反过来说黑暗之王為了要抵抗基督、戰勝基督並征服祂,自然是會振作並釋放力量、召喚深淵的所有大軍和世上所有追隨者的致命熱情,與他強大而永恆的敵人——耶穌基督——交戰。

 所有基督教會在世上的使徒活動中,最富挑戰性及困難,也是最美好及重要的,當然就是我們中非洲的傳教工作。因為它概括的地區遠遠大於整個歐洲,據華盛頓統計 (Washington Statistics) 這地區的人口超過了一億,且都還未皈依天主。信仰的光明、生命之星還未照耀他們,所以教宗把這個使命託付給了我們卑微的維羅納非洲傳教修院。

 雖然我不配,但卻是這年輕的非洲教會的第一任主教。這教會面臨的所有瘋狂風暴中,最嚴重的應該是這場災難性的飢荒和瘟疫了。這是最近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但還是很可怕地蠶食著這大地和人民。這是天主的旨意,一旦在苦難及殉道的痛苦熔爐之中,接受完全的考驗及淨化之後,中非洲天主教會一定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且充滿新的力量來回應大量中非洲的拯救及原始部落文明發展的需要。」

 (引用於Annali del Buon Pastore, 1879, pp. 5-7.)

 

這個時期的困難,對聖金邦尼的健康產生了影響。但即使在這重重疊疊的困境之中,他還是充滿信心地期待著中非洲的拯救:

 

240「連續十個月以來,我都在可怕的疲勞中工作,當中還伴隨著嚴重壓力、緊張及憂慮。所有的這些,令我感到高興,也感謝天主在祂高深莫測的旨意中,給予我這麼多恩賜,讓我本來強健的體魄,被這些磨難成功地削弱了。我在前往距離喀土穆兩英哩的布里(Burri)探訪病人時,突然高燒不已,那後遺症我至今仍然能感受到。也是因此,我的體能大大減低,也不知道何時能完全回復道之前的健康水平。

 面對這麼多苦難,(我曾在給你的信中描述過這些痛苦與災難)傳教士的心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但他決不能允許自己因這些事情而失去信心,也不能任由力量、勇氣和希望離開他。一個真正基督使徒的心是否會因所有這些障礙和困難而退縮或害怕?不,永遠都不可能!使命必定會通過十字架而獲得勝利。

 耶穌聖心也為非洲人民祈禱,耶穌基督也為非洲人而死。中非洲也將被接納到耶穌基督善牧的羊棧中。天主教傳教士只可以沿著上主制定的十字架苦路前行,這路充滿荊棘與各種困難:我們除非付出巨大的努力,否則不會獲得豐厚的回報(原文拉丁文 Non pervenilur ad magna praemia, nisi per magnos labores)。因此,真正的基督使徒永遠不會懼怕任何困難,甚至是死亡。十字架和殉難就是他的勝利之道。

 中非洲的傳教士跟隨著德國的聖波尼法爵(St. Boniface),以及我們在中國和印度那親愛夥伴們的榜樣,經歷各種匱乏和可怕的氣候,像超人般一樣工作,臣服於他們長期的殉難磨練。耶穌基督的王國將征服整個中非洲,人民必會在十字架前俯首稱臣。」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827, Letter to President and Council of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in Lyons, pp. 1611-2,  para. 5647-8 )

 

1581435316.jpg


與基督一起釘在十字架上   (1881)

 

聖金邦尼人生的最後階段,可以用宗徒聖保祿所說的話來形容:『我現在深深地被基督牽引著,要去背負十字架,如同祂在加爾瓦略山被釘死一樣』。正是在這十字架道路的最後階段,聖金邦尼寫下了一些有關他生命中最動人的篇章,這些篇章見證了他真正的使徒英勇精神,而他的精神便是建基在真誠信德及對非洲的熱愛。在這些經歷中,他充滿著極大的希望,那就是:他甚至受苦並死去,非洲仍必得救!

 在聖金邦尼最後一次起程回到非洲的前夕,他收到了教廷傳信部的一封信,內容令他震驚及痛苦,就是他不能再為非洲福傳繼續工作,而這使命卻是他生存的唯一理由。他為引起這件事的誤會感到痛苦和自責。事實上,這件事是在完全無法控制的特殊情況下造成且毫無根據:

 

241「兩星期前的本月3日,我在奧地利伊施爾(Ischl)收到了閣下的來信。當時我正在探望奧地利皇帝,因為他是中非洲福傳項目的保護人。我十分了解閣下在信中想表達的整體含意,也認真考慮過。鑑於我這一個充滿弱點及卑微低下的人,是否仍然可以為非洲福傳有些作用,這一份毫無疑問是現今世上最艱巨及困難的工作,或是我會為這工作帶來損害?經歷多年的困難、貧困、疾病、發燒,還有多次領我心碎的背叛、鬥爭和反對,以及最近可怕的飢荒及瘟疫…。這個問題應該深思,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有能力,背負更多的十字架了。

 我們必須在天主的恩典內單單信靠祂,而那只相信自己的人,真是世界上最愚蠢的驢子(請原諒我用這字眼)。既然天主的作為總是在十字架上誕生,並且始終被烙上十字架為印記。所以我決定把自己交託在天主權能的手中、貧困者的愛護之源、正義及無罪者之盾。這樣,我亦是把自己託付給我的長上、天主真正的代表,耶穌基督在的代理人、尊貴的閣下及閣下任命的嘉諾撒樞機,還有閣下在聖教會中傑出的前輩,在教廷傳信部的管轄下,為神聖的中非洲傳教工作幫助我。」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959,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 1741-2, para. 6084-5)

 

聖金邦尼在回到自己的監牧區後,現實的嚴酷使它更加相信天主許給他的就是十字架道路:

 

242「我們知道基督為了人類的不義而死在十字架上的,祂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也表明十字架是美好的,也是公義的。既然天主給了我十字架的道路,那就讓我背負起它,並向前邁進吧!」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3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877 , para. 6519)

 

243「本月15日是我50歲的生日:天啊!我們變老了。對我而言,困難和十字架越來越多。既然這些十字架都是天主給的,所以我希望能得到祂神聖的幫助:哦!十字架,是唯一的希望!(原文拉丁文 O Crux, ave spes unica)」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43,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899 , para. 6585)

 

聖金邦尼的一些想法,幾乎是他對於將要遭受的一切的預感,但他仍然認爲十字架是一寶貴的財富:

 

244「奧貝德的極端炙熱天氣令人窒息,以致我的身體負擔很大,既無法入睡,也無法進食。我最多也只能為耶穌受苦而已,其他所有沉重的責任我實在無法再去承擔…。

我不得不從受祝福的瘋子那裡吞下許多的不公平和苦果,可我卻還能活下來,也算是奇蹟了。但我的想法跟他們不相同,我認為我正在為天主的榮耀和可憐的靈魂工作,而且我非常盡心盡力地去做到最好。所以我勇往直前,不為其他任何事情擔心,因為我相信是天主旨意要我去承擔這些十字架,所以我一直是珍惜著這一切。」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6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928, para. 6680, 6682)

 

然而,當一場針對聖金邦尼和他的家人而來的風暴興起時,他的苦難到達了頂峰,同伴們也因此受苦:

 

245「前幾天我收到了封信,它令我感到極大的焦慮和痛苦,遠遠超過自1878年以來天主給過我的所有苦難。事實上,在讀完信件後,我簡直喘不過氣而臥床了整整三天。傳教士同伴以為我是因為一直騎馬去進行探索而導致的腰痛,那確實使我感到疲累,但真正的原因,只有天主和我知道。這次的苦難對我來說,是深且可怕的痛苦,它超越了我先前遭受到的所有屈辱、痛苦、傷害及不公義…。

 我知道,耶穌一定會幫助我,無染原罪聖母及聖若瑟也會幫助我。但是,我實在是太不開心了!我感謝耶穌給我這些十字架,但我的生活充滿著像浪潮般一波又一波的憂慮,而且有些還是愛我、善良的人為我帶來的。我的天主!親愛的天堂呀! 也許維多利亞修女所說的話是正確的,但我的心已經僵硬了。

 但還是相信非洲一定會被轉化,而且耶穌會和我一起背負十字架的…。」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84,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963, 1965, para. 6790, 6795-6)


ad34dc6c976918afbbc3684a580ad747.jpg


聖金邦尼的悲痛進一步地加劇了!因為嘉諾撒樞機被反對聖金邦尼的誹謗所影響,對聖金邦尼在意大利塞斯特里萊萬泰購買一座屋子作為女修院的事給出了惡毒的說法,並在他受苦和面對死亡時拋棄了他,讓他獨自一人為了事奉天主和拯救非洲人們而承受著心力交瘁的苦痛:

 

246「在迪林逗留的最後幾天,我發燒了兩次。雖然經歷了一整天的酷熱和大雨,昨天還是從傑貝爾努巴回來了。目前我的狀況一點兒也不好,我被可怕的十字架所壓迫著,其中影響我最多的便是尊貴的維羅納的主教寄來的一信。他在信中所寫的,其實並不是我所關心的…。他會照顧他的教區,而我則照顧我的,我可以隨心所欲;從現在起,他關心自己的事務已經足夠了;他不想參與任何會被批評、譴責或反對的事務。

 信中最令我傷心的是他說:『是誰慫恿你別有用心的去進行塞斯特里萊萬泰這樁欠妥的事情呢?』

 我真不明白現今是一個什麼樣的世代?我在這裡受著死亡的威脅,為事奉耶穌而生活在痛苦及苦難之中。我也忠於自己艱鉅和困難的聖召樂意為非洲窮人死去。然後,我應該允許自己被不值得成為非洲使徒的人,那別有用心考量的人帶領嗎…?

 我沒有力氣再寫下去了。我很驚訝在維羅納我的最大恩人是如此的看待我、對待我。我相信不是耶穌基督引導尊貴主的教閣下這樣看我,他已經不再是一直以來的那個人了。

 雖然我相信我將很快屈服於波濤洶湧的苦難之中,但我的良知讓我覺得,我沒有做任何事情值得如此的下場。願耶穌受讚頌!祂是無辜者辯護、受難者的保護。非洲終將皈依,如果我在世上未能得到安慰,在天堂時才必會獲得!耶穌、聖母瑪利亞和聖若瑟一直與我們同在,假使我們被人拋棄,但天主仍會保佑非洲獲得救贖。」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88,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969-70, para. 6811, 6813-5)

 

雖然聖金邦尼被嘉諾撒樞機強烈指控,但他仍然對樞機心懷感激,並祝福感謝天主的十字架。然而,他認為有必要針對自己是憑著良心而為的作法向樞機澄清:

 

247 「自從我由努巴回來後,沒有一刻睡得著。儘管我的良心告訴我,我並非這件事情的主因,但天主送給我的十字架還是令我心如刀割。特別是我想起了維羅納主教閣下寫給我的最後一封信;他曾經給予我最真誠的慈善及愛護,甚至中非洲的傳教工作如果沒有他的幫助,永遠不會有開始的機會…。因此,我繼續對主教閣下感到十分感謝,他不僅是對中非洲福傳的工作做了偉大的好事,而且也時常提點我。然而這次的責怪是不公正的,如果我在這時候不為自己辯護,一定會對中非洲傳教工作有所損害,因為如果一位領導的尊嚴及誠信受到質疑,那麼他領導下的工作也定會受到影響。因此,或許我會回信給他為自己辯護而不是保持沈默,不同於以往,只把一切交給天主——那無辜者的保護者、公義的維護者…。

 祈願耶穌及至聖的十字架永受讚美!我讀了刊登在維羅納教區周刊(Verona Fedele)主教閣下於維羅納主教座堂為今年復活節彌撒的精彩講道,其內容就耶穌顯聖容的奧秘和將之視為不可估量的寶藏做了很好的詮釋。我真希望能擁有一本副本來慢慢細讀。願至聖十字架萬福!十字架萬歲!十字架永遠是非洲所有傳教使徒及所有拯救靈魂者的珍貴伴侶…。

十字架萬歲,耶穌萬歲、嘉諾撒樞機萬歲!願我們一起登上天庭!只有在那裡,我們才會有完全的和平!」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89,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1971-2, 1974, para. 6816-8, 6829)

 

在如此多的十字架及悲傷中,聖金邦尼重申決心要事奉天主直至死亡:

 

248「願主與你同在!我也希望祂永遠與我同在,因為我一直侍奉祂——現在、將來,直到永遠。並在最大的十字架和苦難中,為祂犧牲我的生命。」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92, Letter to his father, pp. 1971-2, 1974, para. 1995, para. 6900)

 

在維羅納方面,毫無理由地採取了一些與聖金邦尼給出的指示相互矛盾的嚴厲措施:

 

249「到達這裡後,我發現了幾封你的來信…。閱讀後,真是令我痛苦加倍…。我親愛的森比安帝神父,在這些事情上,你和主教閣下(我愛你們,並且將愛你們直到我死)絲毫沒有考慮我的意見及判斷;在這整個事件中,我找不出我給了你們任何理由來如此輕視我的意見。

 我被輕視為無物(原文拉丁文 pro nihilo reputari),但我不會因此而感到受傷害,因為像我這樣一直為天主及祂的榮耀而工作的人,必須隨時準備好(我已準備好很多年了)為我所親愛及不能放棄的非洲,面對所有的考驗和十字架。

雖然我相信你們倆都有慈善心腸,而且都是想要達到一神聖及善意的結局。但我也在天主面前發了誓,我只為祂及祂的榮耀而工作,並且祂是知道的。天主無處不在,真正的慈悲在基督,讓祂在世上敦促我們!(原文拉丁文 urgeat paucos in mundo)」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0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2006, para. 6929,6931-2)

 

當聖金邦尼聽到他的老父被捲入誹謗中,甚至相信那些流言為真時,聖金邦尼的悲痛達到了頂峰:

 

250「如果我得離開非洲數年,去到我們的父親、基督的真正代表,只做正確和公正的事且萬無一失的教宗面前為自己辯護,那將會嚴重地損害到傳教使命。就讓他們痛罵反對我,任由他們在教宗面前告發我吧!但是,讓一個神聖的老人——我的父親心煩意亂和飽受折磨,實在是太過分了!這也是我最深的悲痛…。他不僅給了我生命,還是我精神的支柱。

 願天主的旨意成就吧!是天主允許這些事情的發生,祂總是垂聽受難者的呼聲,保護無辜的人。或者我的父親因誹謗、猜疑和謊言導致傷痕累累而死,他也必將在天堂贏得新冠冕,而且,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在那裡相聚。

 親愛的森比安帝神父,請求你原諒我給了你這麼多的擔憂,唯有你是在我完全屬於天主的神聖工作中,竭盡全力地為我提供最支持和有效幫助的人。所以除你以外我還能向誰敞開心扉呢?

 在耶穌最美麗的聖傷及在祂的愛內,我拜託你照顧我的父親路易金邦尼。他不該為一個兒子(所有的指控都是虛假)而在悲傷中結束自己的日子,總是要有人能給他一切精神上的安慰吧!」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0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2008-9, para. 6938-40)

 

幾週之後,聖金邦尼即將迎來死期。而這段時間,他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屈辱的深淵。但『出於對天主和非洲的愛』,他還是接受了。但在天主面前,他覺得有責任為自己辯護聲明:

 

251「我在這裏聲明…,我非常堅定地相信自己在思言行為上,一直採取嚴格的傳教使徒領導應有的德行及操守。我沒有對任何人有絲毫的愛戀之心,因為我並不是為這而活在世上的,而是要把榮耀歸於天主,帶著愛護窮困人之心靈,為了中非洲的傳教工作而活著的。如果你及主教閣下說我的行為是出於愛戀之心,並且影響了我作出偏私的決定,我現在回應你們,如果您們誤會了我(我再說一遍,我確信你們用心良苦),那是因為你們沒有聽取我的陳述與判斷,反而相信了教育不多及比我更無能的人。我對此沒有任何抱怨,因為耶穌基督也自卑服從至死。(原文拉丁文 Christus humiliavit semetipsum usque ad mortem)而且我因為愛天主及為了非洲,會很高興地卑躬屈膝地接受每一個侮辱…。」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09,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2016, para. 6963-4)


missionari.jpg

 

聖金邦尼遇上了新的艱苦困局——疾病再次威脅到傳教士同伴的生命:

 

252「我到底有多少十字架和苦難呢?但耶穌背負了十字架,而且所有追隨者也都背負了。我幾乎沒有入眠,但是昨晚我睡了三個半小時。然而,當夜幕降臨時,我都會為過去的24小時所遭遇到的許多苦難而感到高興,這比我過去在倫敦、巴黎、維也納、聖彼得堡等地方,結束和一些貴族的盛大晚宴返回住處時要更高興得多。

 當耶穌發現祂親愛的使徒困在佈滿荊棘的困難之中時,祂會對他們更加仁慈——玫瑰花是為世俗而綻放的…。

 無論如何,天主主宰著一切。因此,讓我們全心全意地愛祂、信任祂。鼓起勇氣向前邁進,總有一天我們會向天主高唱新歌,儘管我們不配,但祂已使我們成為祂救贖在世上最被遺棄的非洲人們的工具。

 我對那些在維羅納要羞辱及詆毀我尊嚴及人格的流言蜚語並不在乎…。我想成為我兄弟的詛咒: 我喜歡被人輕視為無物(原文拉丁文Cupio anathema esse pro fratribus: amo pro nihiloreputari etc.)對我來說唯一重要的事——這是我一生中唯一真正的激情,我不會感到羞恥,直到我死——那就是『非洲要皈依天主』,天主會一如既往給予我那些可以幫助我的人,而且保護他們的安全。」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1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2032, para. 6981)

 

聖金邦尼的最後日子即將到來。他的幾位傳教士同伴的去世使留下來的人感到痛苦,但他們同時也被信仰給予那些偉大靈魂的安慰所光照。聖金邦尼寫信勉勵葛雷利姐妹 (Girelli sisters) 要讚美天主:

 

253「我很想寫許多關於我們中非洲傳教士及修女們,每天都默想的聖若瑟、耶穌聖心及耶穌基督的生平給貝蒂娜小姐(Bettina, Ms. )知道。但我現在沒有時間,我正面臨很大的困難,因爲這是耶穌基督的旨意,我只好接受,就像維羅納人們總是說:『把枝條放在櫻桃之上…』(put the stalks on the cherries) 。

啊!我的耶穌呀!對於一個傳教士主教來說,這是多麼大的十字架啊!

 可是,親愛的耶穌,我們對一切的事物都不甚了解,眼光沒能夠看得長遠透徹:如果我們能夠看透天主旨意的背後原因便能明暸這是一切事情最正確的做法,並時時讚美及讚頌祂。」

 註釋:『把枝條放在櫻桃之上』意為接納天主的旨意,因為天主具有智慧,行事富有條理。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25 , Letter to the Girelli sisters, pp. 2071, para. 7151-2 )

 

一天之後,聖金邦尼寫道:

 

254「耶穌折磨我們,給我們十字架…!

 

願耶穌永受讚頌。如果我們的傳教工作要擁有堅實基礎,就必建立在十字架上…!

 請永遠為我向耶穌及至聖耶穌聖心祈禱,因我和耶穌一起釘在十字架上。因此,請為我祈求,讓我真的可以越來越多地愛著非洲皈依的十字架以及荊棘苦難之路。」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26, Letter to Fr. Francesco Giulianelli, pp. 2072, para. 7155-6 )

 

維羅納傳來新的傷痛之源:因為維羅納修女會會長,誤解了聖金邦尼在信上表達的意思,以致呈現出來的反應使聖金邦尼感到被他以父愛創辦和呵護的修會捨棄了:

 

255「我非常驚訝聽到了我的信,令女會長誤解,其實我所查詢的事宜,都是我的職責所在,且我憑著良心自問是有權利過問的。

 如果她是這樣認為的話,我不想再造成任何干擾,所以我向你保証,也請你向女會長保證,我將不會再寫信打擾她了。

 修會裡培養的慈善、服從、信任和對權威的尊重應該在其中蓬勃發展。我作為維羅納修女會創辦人,秉持著上主的精神,汗流浹背、辛勤勞作、不眠不休,為支持她們並確保她們免於缺乏!這都是因為修女會創辦人與修女會之間有著和諧良好的關係呢!

我感到十字架在我的心上的重量…。哦!我親愛的耶穌!是的,祂建立十字架不是為了玩弄,而是為了讓我們背負。所以,我們應該心甘情願地背負它。請你祈禱!也請你為我們祈禱!」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37,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2090-1, para. 7216, 7221)

 

在聖金邦尼去世前一週,他寫了一份報告給教廷傳信部的樞機團團長,描述了傳教士的死亡如何將傳教站變成墳場一樣。然而,他仍能在十字架的光照中看到身邊發生的一切是愛及救贖的記號:

 

256「我在上一封信提到了我們有三位傳教士去世,在他們的殯葬彌撒及祈禱後,我對同伴說,花圏可以原封不動留在原位。很不幸我是對的,因為今天上午從羅馬來的終身修士保羅•斯坎迪(Paul Scandi of Rome)已死於傷寒,且為我們留下了啟發性的榜樣…。

 我正在寫信的時候,弗朗西斯·皮馬佐尼神父(Fr. Francis Pimazzoni)要求我為他舉行臨終傅油聖事。他是最首先到這裡,是我們之中最虔誠及神聖的,而且擁有令人欽佩的常識及天賦…。

 因此,我們向聖若瑟開始了最熱切的祈禱,祈求皮馬佐尼神父不要死去。不!他不能死!所以在保羅•斯坎迪的葬禮後,我立即叫人把花圈拿走,因為皮馬佐尼神父一定不會需要它。

 我很好的傳教夥伴、下一任的副主教(Vicar General),弗拉卡羅神父(Fr. Baptist Fraccaro),陪伴了將要死去的保羅整個晚上,因為他是保羅的告解神師。他在完成了葬禮後,也發燒倒在床上了。

 我的天主!還是那十字架!但是當耶穌給我們十字架時,其實祂是愛著我們。雖然所有這些十字架重重地壓在我心頭,但是這些苦難也增加了我的力量及勇氣去為天主戰鬥,因為天主的工作永遠是這樣誕生及成長的。教會也是建立在人子(God-Man)、門徒和殉道者的流血犧牲。這世上結出碩果的傳教士都是按教會的形象發展的,因此得以繁榮和壯大,也因此得在死亡、犧牲和十字架庇蔭中得到救贖。」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38,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 2292, para. 7223-5)

 

7日之後、即1881年10月10曰聖金邦尼的死亡曰子到了。他拼命地活現了真正基督福傳使徒的一生,獨自承擔中非洲福傳使命,並為此從頭到腳都背負著基督十字架,甚至被好友背叛、捨棄,像耶穌在哥耳哥達(加爾瓦略山)被釘十字架一樣。但他在死前,還要受到最後一擊,就是來自森比安帝神父,令他極之痛心的信。他在10月4日寫最後一封信給森比安帝神父,心中充滿了逾越奧跡那完整及美麗的神火:


257「我今天收到您8月31日的信,由可敬的維尼奧拉神父簽名的那一封。

 我對這封信感到很震驚…,而且令我百感交集……我不知道是否耶穌送給我的十字架,使我有這種感覺和判斷...。

 願天主的一切旨意奉行,祂從未拋棄相信祂的人。祂也是無辜者的保護者,也是正義的捍衛者。我能與基督同在十字架上很快樂,當我出於對天主的愛而自願承擔十字架時,就會產生勝利和永生。」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41,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 2091, para. 7243, 7246)

 

就是這樣,聖金邦尼在十字架上與基督的苦難融合了。天主從而把他、這一顆福傳種子,種植在中非洲喀土穆的大地上。它將在非洲及世界各地發芽結果,在各國建立福傳團體,收獲不可想像的豐盛成果,拯救無數的窮困及有需要者的靈魂。

 

  combopag.jpg

 

————————————

參考文獻

 

Annali del Buon Pastore (1879). Report to Cardinal Louis di Canossa from Khartoum, 19, pp. 5-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 Letter to his parents, 12 October 1857, Jerusale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6-17, para. 39, 40-3.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4, Letter to Fr. Pietro Grana, 9 March 1858, Kich,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92, para. 338.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8, Letter to his father, 29 March 1858, Kich,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11, para. 41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9, Letter to his father, 20 November 1858, Kich,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13, 116, para. 417, 420, 426-9, 43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 Letter to his cousin Eustachio Comboni,, 24 November 1858, Kich,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18, para. 443, 446-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2,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6 April 1859,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21, para. 456-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29,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5 January 1865, Lyon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81-2, para. 963, 96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0,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15 January 1865, Pari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84-5, para. 97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7,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5 April 1865, Pari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304-5, para. 1047, 104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47,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1 June 1865, Pari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327-8, para. 1132, 113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63, Letter to Luigi Artini (Provincial Superior of the Camillians), 20 August 1868, Cologn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513, para. 1673.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67,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25 September 1868, Pari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523, para. 1709-1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22, Letter to Mgr. Luigi Ciurcia (Apostolic Delegate in Egypt), 2 August 1869,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604, para. 194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3, Letter to Maddalena Girelli, 22 September 1870,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pp. 729-30,  para. 2324-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0, Letter to Bp. Luigi di Canossa, 21 May 1871, Vien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775, para. 245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95,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7 March 1873, Scellal,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967-8, para. 3132, 3135-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77, Letter to N.N. of Trent, 24 June 1873,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991, para. 322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91,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25 March 1875,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146-7, para. 376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0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12 May 1875,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164-5, para. 3833-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10,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20 June 1875,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170, para. 384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53, Letter to Canon Mltterrutzner, 26 January 1878,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478, para. 5052, 5055-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57, Letter to Madame Anne H. de Villeneuve, 13 March 1878, Versaille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485, para. 5080-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66, Letter to Count Jean François Des Garets, President of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in Lyons, 17 May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507-8, para. 51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69,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1 June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511-2, para. 5183, 518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802, Letter to the President and Council of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in Lyons, 31 December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579-80 para. 5447-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959,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27 August 1880,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741-2, para. 6084-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966, Letter to Fr. Giulianelli, 25 September 1880,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752, para. 611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3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5 March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877 , para. 651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40, Letter to Bp. Luigi di Canossa, 15 March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892 para. 656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43,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9 March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899 , para. 658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6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 May 1881, Malbe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28, para. 6680, 668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84,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24 June 1881, Billing,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63, 1965, para. 6790, 6795-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88,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9 July 1881,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69-70, para. 6811, 6813-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89,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1 July 1881,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71-2, 1974, para. 6816-8, 682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92, Letter to his father, 18 July 1881,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971-2, 1974, para. 1995, para. 690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0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3 August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06, para. 6929,6931-2; pp. 2008-9, para. 6938-4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09,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27 August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16, para. 6963-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12,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30 August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32, para. 698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25, Letter to the Girelli sisters, 26 September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71, para. 7151-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26, Letter to Fr. Francesco Giulianelli, 27 September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72, para. 7155-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37,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2 October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2090-1, para. 7216, 722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38,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3 October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92, para. 7223-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41,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4 October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2091, para. 7243, 7246.

 

Jahresbericht (1877).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Rome, N.24, pp. 34.

 

Jahresbericht  (1877). Report to the Society of Cologne, Rome, N.24, pp. 115-116.

 

           




 
瀏覽次數:433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