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發佈日期:2021/10/03
  • 分享至:

 

~尋覓聖人之心~

聖金邦尼書信集


Daniel Comboni: 

The Man and His Message


意大利文原著作者
阿爾·多吉利神父 (Fr. Aldo Gilli)


中文翻譯

 許令嫻
 陳世賢


中文譯本校對
高莉莉


中文譯本主編

金邦尼傳教會的“分享”小組 (澳門)

許心嫻


ee5bc4d7dfbaeb5f2569689e8883c476.jpg



第九章

 祈禱的無限力量

  

 —  傳教士祈禱的典範

 —  對聖心的敬禮

 —  對聖母的敬禮

 —  對聖若瑟的特別敬禮

 

引言

 

祈禱的主題在聖金邦尼的思想中是如此的重要,以致在本書中經常出現,特別是關於非洲福傳推廣、青年傳教士的培育及傳教士精神的這些主題中。

 

聖金邦尼的祈禱主題值得我們單獨來探討,無論是傳教士的祈禱層面及深度,還是某些特別強調的方式,如對耶穌聖心、無染原罪童貞聖母及聖若瑟的敬禮。

 

雖然這些靈修都是聖金邦尼那時代人們所熱衷的,但仔細地去閱讀聖金邦尼的書信及著作便意味著,會找到這些獨特的靈修寶藏。

 

giuseppe-1080x675.jpg



傳教士祈禱的典範

         

在此之前曾提到,1871年時聖金邦尼訂定了祈禱規則。在開羅學院傳教士的法則中,就出現了一段禱文,如同福音般簡樸的祈禱精神:

 

 188「紮實的靈修生活,如同傳教士需要的每日食糧一樣,可以幫助他們在這片土地上保持聖召的熱忱。但可悲的是,人們真的太容易忘記天主的存在及自己神職人員應盡的責任。」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02, Rules for Missionaries, pp.579, para. 1867)

 

聖金邦尼絶對相信祈禱的力量。他曾要求維羅納主教及他的神職人員為他正在進行的福傳工作熱切祈禱時,寫過一段話:『祈禱的無限力量,就是我們的力量』:

 

189「也許尊貴的閣下目前正在退省,如果是,我相信閣下一定會為你在非洲的孩子祈禱。

 就在我寫信的當下,我只能用一隻眼睛看,因為另一隻眼睛感染上埃及砂眼(Egyptian opthalmia),正承受著痛苦,所以無法使用了。

 若你們一起在神學院退省,請不要忘記告訴維羅納的神職弟兄們,熱切地為我們祈禱,我們也會為你們所有的人祈禱。

 我相信祈禱的無限力量,就是我們的力量!」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28, Letter to Bp. Luigi Canossa, pp.613-4, para. 1968-9)

 

聖金邦尼靈修生活中最令人驚訝的事情之一,就是『祈禱的意向』,特別是祈禱的順序。在一封寫給布雷西亞(Brescia)的希雷利小姐(Elisabetta Girelli)的信件中清楚地顯露出這一特點:

 

 190「我從來沒有忘記每天為妳、妳的姊姊及她的女兒們祈禱,尤其是在彌撒中。

 也請妳永遠為我和非洲祈禱。

 我們在世上與耶穌聖心結合在一起,在天堂時也永遠結合在一起。請妳為以下三個意向,向聖心祈求:

 一、請求耶穌讓我背負沈重十字架及行荊棘之路,直到我不能呼吸為止;因為沒有十字架,天主的工作永遠不能開展。

 二、請求耶穌賜給我很多——披著基督的聖靈於心中  (clothed in the Spirit of Christ),為祂的愛而活著的男女青年。

 三、請求耶穌給我們足夠的金錢和物資以維持中非洲的傳教工作。

 我們必須在成聖的旅程上迅速前進,直到進入天堂才能停下來。」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70, Letter to Miss Elisabetta Girelli, pp.742-3, para. 2373-5)

 

聖金邦尼在寫給好朋友——維羅納修院院長若瑟神父(Father Joseph Sembianti)的一份保密信函中,顯示出無論身處在任何情況,或因健康問題被免除責任,他都堅守每天祈禱的習慣:

 

191「不做祈禱默想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在我過去的生活中,極少有不做的情況,且很長的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持續祈禱默想的習慣,甚至在沙漠中也沒有錯過...,在辦公也是如此...,我從來沒有錯過;即使是我患了重病或連續40天因發燒,沒能好好睡上一個小時,也不會錯過。」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20,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1861, para. 6474)

 

在聖金邦尼去世前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曾因為財政困難寫信給維羅納修院院長若瑟神父。信中他完美地講述了基督徒的祈禱精神,而那精神是出於深厚的信仰並以『愛之火』表現出來的:

        

192「請相信天主! 即使是美善的人也是不容易相信天主的,因為天主和耶穌基督的真理是如此鮮為人知和被愛於心中。                      

如果是真的認識並愛耶穌基督,連大山也都可被移動。現今世上很多良善的人們,經常不願意信賴天主,即使是經常祈禱的人也是這樣(這是我的經驗之談,巴爾納伯樞機主教也認同這點)。人們常說要信靠天主,但當他們經受天主的考驗時,這種信任就變得很少或根本消失,特別是當他們認為天主沒有給與他們所需要的...。

 我告訴你這些是希望你有所警惕,同時要意志堅決地相信天主、聖母及聖若瑟。當你在一封信中抱怨說,我從里昂收到的錢中我只給了你其中六千法郎時,我確實感到驚訝。小信德的人啊! 你為甚麼懷疑呢?(原文拉丁文Modicae fidei, quare dubitasti?)

 德蕾莎.格裡戈修女(Sr. Theresa Grigolini),維多利亞.帕加尼尼修女 (Sr. Victoria Paganini)、瑪麗喬瑟芬修女(Sr. Mary Josephine Scandola)及和我在這裡的一些傳教士,他們對天主的信德,比起你、我或是歐洲那些生活在幸福而且貪得無厭的人們,或許還要更多更多...。

 所以,帶著信心地祈禱,不只用言語,更要從心發出愛火來祈禱。世上的宗教信仰及傳教使命就是這樣建立的!」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120,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2046-7, para. 7062-3)


108894.jpg


對聖心的熱愛奉獻

 

聖金邦尼在講述耶穌聖心的奧秘時,每每反映出他那時代的神學及苦行文學。不過,正如他在書信中所寫,他試圖從使命中及十字架神學去理解這個奧秘,是希望從那被刺穿並被釘在十字架上主的形像獲得特別啟發。

 

在他思索中非洲重生計劃時,因為對耶穌聖心的熱愛,進而感受到了耶穌救贖全人類為愛而犠牲的奧秘:「在哥耳哥達上,受那神聖的火焰所點燃的愛的推動,那愛從被釘在十字架上而犠牲的那一位的身邊湧現,將整個人類家庭抱在懷裡」。

 

聖金邦尼在回憶裡,描述中非洲重生計劃是如何首次在他心中閃現,當時是1864年逾越節三日慶典的開始,他正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墳墓前,為聖瑪加利大(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 的宣福典禮作準備。聖瑪加利大是在法國的勃艮第(Paray-le-Monial)開始敬禮耶穌聖心,然後受聖克勞德.德拉.克勞比爾(St. Claude de la Colombiere)的神學論說的影響而更加熱衷。聖金邦尼在那時候向聖瑪加利大祈禱,也自然地受到聖人的影響。

 

那之後,在1868年,聖金邦尼參加梵蒂岡第一屆大公議會時,深化了他對耶穌聖心的奉獻敬禮最新發展的了解。他還認識了來自法國的耶穌會士,亨利.拉米雷神父(Fr. Henry Ramiere),並成為好朋友。拉米雷神父是「祈禱使徒(Apostleship of Prayer)」的發起人。

 

就是這樣,聖金邦尼受到拉米雷神父的影響,從克勞比爾神父敬禮耶穌聖心的方式,轉移到拉米雷神父提議的方式,然後再融合到中非洲福傳工作的祈禱之中。

 

事實上,當聖金邦尼一心決定,將他的中非洲代牧區奉獻給耶穌聖心時,他就轉向了拉米雷神父敬禮耶穌聖心的方式。他還懇請神父為他撰寫奉獻耶穌聖心的祈禱文:

 

193「我相信你一定不會忘記,我在梵蒂岡第一次大公議會時,有幸告訴你關於中非洲重生的傳教計劃。如今,已依據計劃在維羅納成立非洲傳教修院了。

 我把這項工作奉獻了給耶穌及聖母聖心,希望能得到祂們的護佑,幫助我們在廣大的中非洲地區,牢固地建立天主教信仰...。

 我是這一龐大非洲羊群的宗座代牧,現今真誠懇切地,向你及『祈禱使徒』的成員(Associates of the Apostleship of Prayer)請求,幫助把這些仍在死亡陰影的不幸人們,帶進生命的道路。耶穌聖心一定會把所有這些迷途的羔羊,帶回基督救贖的羊圈中。

 我為了讓非洲迷途的羔羊回歸這奇蹟得以實現,希望把我的宗座代牧區,奉獻給無限仁慈的耶穌聖心,作為開始這中非洲重生工作的前奏。我的意思就是,在我到達喀土穆或科爾多凡時,要將這中非洲重生的計畫付諸實行。

 為了使耶穌聖心更加悅納,我希望能夠和『祈禱使徒』的成員們,同心為中非洲傳教工作一起進行這奉獻。所以我極力邀請你,為了榮耀耶穌聖心,請用盡你所有的熱誠,為我編寫奉獻耶穌聖心的重要禱文...。

 『我與非洲,同生共死!』直到我生命的最後,這都將是我為中非洲傳教的征戰口號!

 請幫助我吧,我親愛的好友!在耶穌聖心及聖母聖心內,我們互相信賴!達尼爾.金邦尼敬上」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69, Letter to Fr. Henry Ramiere S.J., pp.944-5, para. 3048-50)

 

拉米雷神父非常高興地同意了聖金邦尼的請求,並把中非洲宗座代牧區的奉獻禱文,連同親筆信寄給了他。這事對聖金邦尼及他的傳教士同伴們,是極大的支持及安慰:

 

194「我親愛的好友,亨利神父,我不能用言辭表達你的來信,對我的內心和我的傳教士同伴們的士氣所帶來的振奮。

 你的來信,極大地安慰和鼓勵了我們,特別是你告訴我們,會通過你的雜誌《聖心的使者》(Messager du Coeur de Jesus)要求所有成員為中非洲傳教工作祈禱,還會把這個目標,作為『祈禱使徒』今年十二月的總體祈禱意向。

 所有這一切都令我們感到很高興,那怕我們為了中非洲傳教及榮耀耶穌聖心,在極度恐怖的殉道中,獻出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也在所不惜。我親愛的亨利神父,你大大地加強了我們的信心、勇氣及希望...。

 當我們在駱駝背上,穿越在氣溫高達列氏60度(degrees Rèaumur)的沙漠時,總經常談論到你——亨利神父及『祈禱使徒』的成員。我們說:雖然我們在這兒受苦,但想到有最熱忱及聖潔的靈魂——『祈禱使徒』的成員及耶穌聖心同盟的成員(League of the Heart of Jesus)為我們祈禱,便覺滿足。在這赤熱的沙漠裡,我的傳教士同伴及修女們真的很高興,能生活在耶穌聖心與祂最忠實的朋友的精神中...。

 我要感謝你為我們編寫了這麼璀璨絢麗的奉獻禱文;我相信這禱文是你在聖神啟發下得來的成果,我已經把它譯成我代牧區的幾種語言以便念誦。信中你問及禱文奉獻給耶穌聖心的日期,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將會是在九月十四日上午九時,聖十字架瞻禮日,也就是九月的第三星期天、聖神降臨節後的第十五主日。」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36, Letter to Fr. Henry Ramiere S.J., pp. 1062-3, para. 3477-9)

 

聖金邦尼在準備奉獻自己的宗座代牧區給耶穌聖心的儀式時,寫了封牧函,下文是部分節錄:

 

195「天主一定非常高興啟示我們如何去找到最可靠的方式,以達到我們渴望得到的結果。並把我們自己、信徒及整個中非洲宗座代牧區的教友們集結在一起,被那神聖及可愛的耶穌聖心保護在其中。 這顆可愛的心,因天主聖言與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的人性位格合一,而成為神聖,永遠沒有罪,並充滿永恆的恩典。耶穌那最純潔及慈悲的聖心從來沒有一刻,不為世人而跳動著...。

 這神聖的耶穌聖心被敵人的長矛刺傷,為的是要把建立天主教會的 (七件) 聖事,通過祂的聖傷傾流出來。這聖心從來沒有停止去愛人們,並繼續活在教會的祭壇之上,作為愛的俘虜及天主與人和解的犠牲者(a victim of propitiation)。」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15, Pastoral Letter for the consecration of the Vicariate to the Sacret Heart, pp. 1017-8-, para. 3322-4)

 

聖金邦尼在聖心奉獻儀式後的第二天,寫信給當時在羅馬教廷傳信部的巴爾納伯樞機主教:

 

196「昨天在奧貝德的每一位成員,為把整個宗座代牧區奉獻給耶穌聖心而激動不已。

 昨天、 1873年的聖十字架瞻禮日,也標記了中非洲慈悲和重生新紀元的展開...。我們敞開心扉,並且堅定相信耶穌聖心會因祂的慈悲心腸,聽到我們的祈禱,在教會和世界的災難時期,慷慨地恩賜我們無限恩典。在奧貝德,由我主持的神聖及莊嚴的中非洲宗座代牧區奉儀式的同時,在世界各地成百上千的『祈禱使徒』和《聖心的使者》的讀者們,伴隨著他們自己的懇求,也與我們一起參加了儀式,我們相信他們一定已得到了耶穌聖心的回應。」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524,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pp.1042, para. 3411-2)

 

聖金邦尼主教認為通過這奉獻儀式,耶穌聖心已成為中非洲福傳之父,更是中非洲的護衛者(the Sovereign of Central Africa)。這意味著中非洲福傳成功得到了保證:

 

197「中非洲的傳教工作正在順利進行,我向你保證它會成功的,數以百萬計的靈魂將會皈依。這不是因為我們傳教士、修女和信徒的決心,而是因為這項工作已託付給了耶穌聖心,祂的神聖之火,充滿整個非洲大陸,並為她而燃燒。」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07, Letter to N.N. of Trent, pp. 988, para. 3211 )

 

以上關於耶穌聖心的敘述,聖金邦尼在1878年7月寫信給拉米雷神父時,得出結論。當時因為蘇丹經歷嚴峻的飢荒及乾旱,導致很多人死亡:

 

198「我們非常需要中非的護衛者——耶穌聖心的幫助,祂不僅對世界上最不幸的、被遺棄的靈魂充滿了愛,也是我們可憐的傳教士的歡樂、希望及幸福。所以我請求你、我的朋友、基督的使徒及耶穌聖心忠實的僕人。如果我有半小時的時間可以和你一起,向耶穌聖心祈禱,將我艱辛及困難的傳教工作——那是我的血和我的生命——託付給祂,我將是多麽的高興啊...!

 我也希望你能為我們在你的雜誌《聖心的使者》,公佈一個特別請求,懇請所有耶穌聖心的朋友,為中非洲宗座代牧區、我和我的傳教士,特別努力地祈禱,包括在中非洲服務的兩個修會——聖若瑟顯靈修女會及維羅納傳教修女會。

 祈禱的意向是為中非洲宗座代牧區非教徒的皈依,以及我們可以獲得代牧區活動的所有資源,以利展開傳教活動。

 而祈禱的目的並不是要為我們祈求豁免背負十字架、受苦、受難,或是我們為傳教使命而屈服的匱乏。相反的,十字架和磨難對於穩固地保持、建立及發展傳教工作是必要的。因為天主的工作始終是在哥耳哥達誕生、成長和繁榮興旺的。

 我們為耶穌和世界上最被遺棄的靈魂而受很多苦,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他們是基督的在世代表——教宗所託付給我們的。耶穌神聖而可愛的聖心在十字架上,給了我們無限的幫助及力量的增強。

 所以祈禱的意向應該是為增長及發展我代牧區裡億萬非教徒的救贖,以及資源的缺乏不會妨礙中非洲傳教工作。

 我相信,親愛的亨利神父,雖然我不能夠表達得很好,但你會了解我急切的請求。」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78, Letter to Fr. Henry Ramiere S.J., pp. 1531, para. 5255-9)

 

2063262096.jpeg



對聖母的敬禮

 

聖金邦尼對聖母的敬禮與對耶穌聖心的敬禮有著細微的差異,這些差異體現在他稱呼聖母的不同名號,其中他最常使用的應是『無染原罪聖母』(Immaculate Virgin),而且他把在1872年1月12日創建的維羅納傳教修女會,奉獻給了無染原罪聖母。聖金邦尼最經常使用這名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是在1854年12月31日晉鐸,就是在羅馬教廷正式公開確立『無染原罪聖母』(Immaculate Conception)的教義 (dogma) 日期(1854年12月8日)三星期之後發生的事。

 

聖金邦尼一到非洲,就開始稱聖母為『非洲之母后』(Our Lady the Queen of Africa)。

 

由於與謝瓦利埃(Chevalier)神父接觸,聖金邦尼便決定在1875年12月8日,把中非洲牧區奉獻給聖母聖心(Our Lady of the Sacred Heart)。

 

聖金邦尼在1857年第一次到非洲時,就認定聖母為傳教士親愛的守護者 (dear comforter of the missionary),並相信聖母會在尼羅河的危險旅程中保護他:

 

199「在『晨光之星』(Stella Mattutina) 船上,有一座美麗的小教堂,教堂內有一尊可愛的聖母像。傳教士們都把傳教工作擺在聖母跟前,因為她是我們的好母親,如果看到我們有困難時,她定會來扶助。

 當我們想到有一位慈愛而強大的母親在守護著我們,我們永遠不會害怕。

 童貞瑪利亞、傳教士的守護者、真實可信的非洲之母后、安慰之母,妳一定不會放棄我們四個可憐的僕人,因為我們為了妳及妳的聖子耶穌,正在努力讓這些拜偶像的民族認識妳們。」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32, Letter to his father, pp. 72-3, para. 256, 261-2)

 

聖金邦尼在1868年7月26日,前往法國拉薩萊特聖母院朝聖(Santuaire de Notre-Dame La Salette),並把整個非洲奉獻給聖母。

 

下文節錄一些重要的奉獻禱文:

 

200「拉薩萊特的無染原罪童貞聖母(Immaculate Virgin of La Salette)、罪人的修和者!看,我俯伏在妳享有特權的朝聖地上及耶穌基督的跟前,為有史以來最困難的傳教工作、最忘恩負義的靈魂祈求憐憫,因為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是整個天主教會非常重要的...。

 是妳,神聖的母親!是妳啟發我寫下了新的『中非洲重生計劃』,而且這計劃被教宗及許多主教認為是明智及恰當的。我在這裡,被妳曾經在這朝聖地顯現而深深感動了,妳要求人們多祈禱並宣告人與天主要和好。我來到這山上祈求妳,至聖童貞聖母,妳曾在此為人類的厄運而哭泣,將正義變為仁慈。現我來到拉薩萊特山上,在巨大的痛苦中向妳呼喊,求妳把我的吶喊變成非洲人們的希望和救贖...。

 聖母瑪利亞,所有可憐罪人的避難所,請昭示妳是非洲可憐人的聖母及母親,因為他們也是妳所關心的人民。我將把妳在這座山上宣佈的偉大信息帶給他們。我慈悲的母親,妳也是非洲人的母親。此刻,我在這裡,作為非洲人的父親及傳教士,我把他們都奉獻在妳跟前,請妳把他們緊緊地放在妳的心裡: monstra Te esse matrem ...!

 神聖的母親,謝謝妳!妳知道我在那些未開化的非洲部落中,找到多少美麗的靈魂和慷慨的心靈嗎? 是的,我再次把這些全都放在妳的守護下,因為他們都是我傳教使命的初果。他們確信時間已經到來,整個人類——天主的子民,也是妳的子民,都將成為由妳的至聖善牧帶領的羊羣。修和的童貞聖母,要是含 (Ham) 的後代,還依然不願被邀請參加天父預備的筵席,那麼,妳的榮耀還有妳和教會的勝利就會欠缺不齊了...。

 我流著淚再次懇求妳,聖母瑪利亞,請成為非洲的聖母和非洲人民的母親!我請求妳,假若世人讓他們更陷入邪惡和遺忘的生活中,他們就會更進一步地被你引導到信德、望德及愛德的快樂中。天主既能從石頭中為亞巴郎興起兒子來,聖母瑪利亞,妳是全能者的母親,我請求祢,也為含 (Ham) 可憐的兒子們這樣做,直至教會能將妳在領報時,你的靈性 (Spirit of you) 所說讚美天主之詞 (「看!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罷!」Luke 1:36),應用在他們身上——耶路撒冷女郎!我雖黑,卻秀麗。 (Song of Songs 1:5) 阿門!( 原文拉丁文Nigra sum, sed formosa, filia Jerusalem。」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55, Consecration of Africa to Notre Dame de la Salette, pp. 501-3, para. 1638-44)

 

當聖金邦尼第一次以宗座代牧的身份抵達喀土穆時,他再次把龐大的中非洲宗座代牧區,託付給聖母瑪利亞保護:

 

201「我現轉向您,最溫柔的非洲之母后,我稱頌妳,因為妳是我託付中非洲宗座代牧區的慈母。我再次懇求妳,保護我及我所有的孩子們,免受罪惡並引領他們走向美善。喔!聖母瑪利亞、天主之母,大部份非洲人民仍然生活在黑暗及死亡的陰影中。請妳加快救贖來臨的時刻,消除所有的障礙,驅散它的敵人;幫助傳教使徒準備好奉獻的心,並派遣他們到這些偏遠、不幸和最貧困的地方。我的孩子,在這莊嚴的時刻,我將你們奉獻給耶穌和聖母的仁慈之心,代表你們向至高的天主,獻上最被悅納的犧牲。我會謙卑地懇求祂,向你們的靈魂傾流救贖的寶血,使之重生、治癒,也使你們的靈魂根據自己的需要再次變得美麗。以便這項神聖的使命可以成為你的救贖和天主的榮耀之源。阿們!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99, Homily in Khartoum, pp. 975, para.  3162-4)

 

聖金邦尼在第一屆梵蒂岡大公會議中,為非洲人提出的呼籲『Postulatum pro Nigris Africae』(支持教會優先接近非洲黑人),內容裡包括一篇祈禱文,是祈求黑珍珠——非洲人——(the nigricans margarita)永遠都能在聖母瑪利亞的冠冕上發光:

 

202「祝願非洲人民,與基督結合一起,這樣便能夠在無原罪童貞母親,天堂般的珠光寶氣王冠之內,閃耀出如黑珍珠的光芒。(原文拉丁文Utinam in Diademate aethereis distincto lapillis, quo Victricis Deiparae sine labe Conceptae augustum Caput redimitur, gens Nigrorum iam Christo adiuncta inter gemmas nigricans margarita eflulgeat)。 」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0, Homily in Khartoum, pp. 725, para.  2314)

 

聖金邦尼對聖母瑪利亞的敬禮,自然會令他將代牧區奉獻給聖母聖心,從而增添讚美了他先前耶穌聖心之奉獻。下文是奉獻給聖母聖心的禱文:

 

203「萬福聖母瑪利亞,天主之母,請看,我們俯伏在妳的跟前。我們第一次在這片沙漠上以『耶穌聖心之母后』(Our Lady of the Sacred Heart of Jesus)這個榮耀的新稱號向妳致敬,實在是充滿喜悅。今天,這威嚴的新稱號為我們閃耀著,就像黑暗中的太陽、就像一道和平彩虹,亦是天與地的修和。今天,妳在眾兒女之中出現,重燃了我們的希望,並安慰我們說:救主耶穌基督的良善和仁慈將臨到我們身上。今天,您在這非洲大地上,釋放了耶穌基督可愛聖心內的恩典及祝福的寶藏,因為只有您是祂的女皇及母后。

 是的,我們讚美您!聖母瑪利亞、耶穌聖心的榮耀女皇!在這莊嚴的時刻,我們讚美您!永恆天父的鍾愛之女,因為通過妳,地球的盡頭也認識了天主。我們讚美您!永恆之子的居所,由你以人的肉身而生。我們讚美您!天主永恆之靈不可言喻的聖殿,祂將所有的賞賜及恩寵傾注在妳身上!

 聖母瑪利亞,可愛的耶穌聖心之后,妳總在我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及時到來!這是天主的旨意,讓妳在這些時間和地點出現。來吧!統治這淒涼及荒廢的土地!聖母瑪利亞,只有妳能使這歷經十九個世紀之久,乾旱而又荊棘叢生的土地肥沃起來。只有妳能為這麼多可憐的非信徒帶來光明、他們是不幸的含 (Ham) 的兒女們,他們仍然生活在死亡的陰影下。只有妳才能夠把主、天主,帶給這些數百萬計不幸的人們。這是為什麼我們轉向妳,對妳母性的善良充滿信任。我們在妳強大的保護下避難,相信妳會安慰我們,也會聆聽我們的祈禱,並擦乾許多兒子的眼淚。請起來吧,聖母瑪利亞、耶穌聖心之后,請速來幫助我們!我們向耶穌祈求之後,也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妳。妳是真信德的模範者,求妳為我們展開效法之道。

 妳是那,為罪人死在十字架上、神聖救主的幸福母親! 看,這十字架已植根在整個非洲大地。妳是天使的主母,求妳讓更多的天使來幫助我們摧毀撒旦的王國。妳是使徒之母,求妳讓更多人渴望為福音工作,並把他們帶到這被遺棄的地方——也是天主的葡萄園。耶穌是我們的一切,所以妳也是我們的一切。因此,我們將自己奉獻給耶穌聖心後,也在今天將我們自己奉獻給妳。是的,耶穌聖心之后,我們將自己全部奉獻給妳。我們奉獻自己、家庭及整個中非洲牧區給妳。我們把自己的思想、言論及行動奉獻給妳。我們向妳及耶穌奉獻我們的痛苦、困難及我們的一生。我們把整個中非洲地區所有的靈魂都付託給耶穌。聖母瑪利亞、耶穌聖心的之后,請照顧妳可憐的孩子,如同保衛妳的財產及遺產一樣。求妳在旅途中作我們的嚮導、在懷疑時作我們的老師、在黑暗中作我們的明燈。求妳在我們的一生中,與妳聖子耶穌的心,成為我們在疾病時的健康及力量,成為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倡導者。在我們臨終時,請妳連同耶穌,保護和幫助我們。讓我們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永遠愛耶穌聖心。願耶穌聖心之后,受全人類的讚美與祝福。 阿門 !」

  (引用於Annali del Buon Pastore, 1875, pp. 29-30)

 


download.jpg


對聖若瑟的特別敬禮

 

教宗庇護九世在1870年梵蒂岡第一屆大公議會上,宣佈聖若瑟為普世教會的主保。聖金邦尼尊崇聖若瑟為天主教會和非洲的保護者,並在開展中非洲福傳工作時,決定請聖若瑟做他的總務長;每當在財務上有需要時,他便坦率地向他求助。

 

下文幾段書信的節錄反映出聖金邦尼對聖若瑟的特殊敬禮:

 

204「聖若瑟萬歲、普世教會的主保、非洲的總務長。」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10,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pp.1170,  para. 3849)

 

205「昨天是快樂的一天,因為我能夠坦率地向聖若瑟說出心底話。我覺得向這位聖人祈求時,你可以大膽一些。」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88, Letter to Bp. Luigi Canossa, pp. 757, para. 2416)

 

206「聖若瑟永遠是君子的國王,一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家庭,也是一位睿智且善良的總務長。」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2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pp.1048,  para. 3434)

 

207「教宗宣佈聖若瑟為普世教會的主保後,他也成為了中非洲真正的總務長。中非代牧區感謝聖若瑟主保,因為有他的大力幫助,我們的資源是永遠不會缺乏的。」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53, Report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pp. 1260,  para. 4170 )

 

聖金邦尼稱呼聖若瑟為總務長,不只是一個神聖的想法而已,事實上他是真的相信及信賴聖若瑟。正如聖金邦尼在信中表明的那樣:

 

208「我從不讓我親愛的總務長空閒,我曾要求他在我從科爾多凡到喀土穆的旅途中照顧我的安全。但很不幸,我卻從駱駝上摔落了下來,每天都得把胳膊掛在吊帶上(共82天),那期間我只舉行了五次彌撒;所以我很認真地向我備受尊敬的總務長,每天判罰款一千法郎,來援助我的傳教工作。在我們親愛的布雷西亞教區主保,聖傅天定和聖約味達(  Saints Faustinus and Jovita )的瞻禮日,剛好是我從駱駝掉落地下的第82天,我為聖若瑟準備了一張期票,上面寫著:他必須在6個月內付給我4,100 拿破崙(法國金幣)。事實上,像往常一樣,我的好總務長真的尊重我的簽名, 兌現了我替他簽署的期票。從受傷那天開始直到今日,就在我寫信給尊貴閣下的此時,我已陸續收到了38,706 法郎金幣。其中包括5,000 弗羅林(florins 1252至1533年間鑄造的一種金幣 ),是來自布拉格的瑪麗安皇后陛下及費迪南一世皇帝。還有4000法郎是善良的樞機主教/摩德納公爵/方濟各五世(Duke of Modena, Francis V )從維也納寄來的。

雖然我的總務長在世時非常窮困,但他現在是天上財富的分配者,他從來也沒有停止幫助我。在我開始了中非洲傳教工作的這六年半的時期,他就給了我六十萬法郎,也就三萬拿破崙(1拿破崙等於20法郎)。我向主教閣下保証,聖若瑟銀行相比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的所有銀行可靠得多了。最重要的是,這位優秀的總務長,在沒有一分錢的債務之下,幫助維持在維羅納、開羅、喀土穆及奧貝德這些城市,各兩棟房子。所以我在1872年時,在這擁有超過十萬居民的科爾多凡首都奧貝德,能夠首次舉行了彌撒慶典,並朝拜耶穌基督 。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53, Letter to Mgr. Girolamo Verzeri, pp 1076-7,  para. 3519-20 )

 

在對聖若瑟的信任中,聖金邦尼表達了對天主的信德,天主決不會讓拯救非洲這樣重要的工作,缺乏任何所需要的:

 

209「怎麼會有人懷疑天主的旨意或勤奮總務長聖若瑟的照顧呢?他在短短的八年半的時期,在如此災難性及困難的時期,就已經給了我一百多萬法郎,讓我能夠在維羅納、埃及和非洲內陸,有房子去創建非洲的救贖工作;所以維持使命所需要的物資及財務是我最不擔心的。祈禱已經足夠了... 。

 如果在法國、普魯士及奧地利的傳教工作停擺,不只是中非洲,就連全世界都會遭受同樣的命運。 但聖若瑟每一次都會戰勝,而且我永遠也不會失去希望。」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53, Report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pp. 1260-1,  para. 4171, 4174 )

 

1878年一場可怕的飢荒,令聖金邦尼傳教工作的財務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但他繼續信任天上的聖若瑟總務長,會盡他的能力穩定平衡一切財務賬戶:

 

210「我已經用盡了所有的資源,並欠下超過四萬多法郎的債務...,但是閣下肯定明白,聖若瑟一定會幫忙彌補的。這不是像明格蒂(Minghettis) 、 蘭薩 (Lanzas) 、賽拉 (Sellas) 、德普雷蒂斯 (Depretis) (1870年代的意大利著名家族) 等家族及在意大利的其他人們豪言壯語的承諾,而是真正的財政平衡,這樣我們就不會有任何一分錢的債務,還能夠繼續為更高的傳教目標前進。

 傳教士中最優秀的人分享了我的希望、堅決及信念。與此同時,我們以天主所定的一切條件中祈禱。耶穌說:「你們求,必得到」(原文拉丁文Petite et accipietis),這句名言,比世上所有大國的條約及國會權力,更加堅不可摧,甚至比著名的1878年柏林會議(Congress at Berlin)更加確定,因為他們將要撤銷,那會議訂立的聖斯德望條約(Treaty of San Stefano)。」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69,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1512, para. 5185-6)

 

聖金邦尼相信,得到聖若瑟的護佑是天主的旨意。因為耶穌曾經應許,天主一定會聆聽,義人意向純正的祈禱:

 

211「我已故的神長、馬扎神父,從我還是一個小男孩時,直到他神聖的死亡為止,我在這24年,都尊稱他為父親。他總是說基督是一個紳士。這句話,我總是解釋為:就像你去觸摸一個琴鍵時鋼琴必會發出一個音一樣,所以,如果你說出並且重複,「求、找、敲」(原文拉丁文 petite, quaerite, pulsate),就會出現「必得到、必找到、必給你們開」(原文拉丁文accipietis, invenietis and aperietur)。

在我們慶祝總務長聖若瑟主保的瞻礼日,是他作為我們主保的神聖日子,我清楚地向他祈求,在接下來今年 12 月 31 日之前,他必須分期給我十萬法郎。如果天主還讓我活著,閣下一定會收到聖若瑟已經給了我這些資金的正式報告。此外我還告訴他,在一年期間內(即1879年5月31日前),一定要幫助我把代牧區的所有債務,真正的及完全還清。我在這裡強調,我的意思不是所謂的意大利王國的金融家所提供的那些大肆吹噓,但其實從未達到收支平衡的情況,而是真正將所有債務清還,包括支付牧區及一切活動的貸款。如我還活著,你將會在明年5月,聖若瑟的月份,收到我的定期報告。十字架、苦難及挫折是必要的,它們會加強了天主的工作,使之更蓬勃發展:而我的工作是天主的工作。

雖然這一切都是真實的,而且我確信一切都會如我所揣想那樣發生,不過我不能掩飾一個事實、就是綜上所述的所有困難,令我受了很多苦。」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90,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 1556, para. 5361-3 )

062ccd7242f9fff03603b96449c85abd.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文獻

 

Annali del Buon Pastore (1875). Atto di consacrazione dell'Africa Centrale a N. Signora del S. Cuore, 13pp. 29-3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2, Letter to his father, 5 March 1858, Holy Cros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72-3, para. 256, 261-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55, Consecration of Africa to Notre Dame de la Salette, 1868, Holy Cros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501-3, para. 1638-4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02, Rules for Missionaries, 15 March 1869,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579, para. 186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28, Letter to Bp. Luigi Canossa, 8 September 1869,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613-4, para. 1968-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0, Postulam for the Peoples of Central Africa, 24 June 1870,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726, para.  231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70, Letter to Miss Elisabetta Girelli, 22 November 1870,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742-3, para. 2373-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88, Letter to Bp. Luigi Canossa, 20 March 1871, Vien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757, para. 241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69, Letter to Fr. Henry Ramiere S.J., 10 October 1872, Cairo,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944-5, para. 3048-5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99, Homily in Khartoum on his entry as Pro-Vicar Apostolic of Central Africa, 11 May 1873,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975, para.  3162-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07, Letter to N.N. of Trent, 24 June 1873,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988, para. 321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15, Pastoral Letter for the Consecration of the Vicariate to the Sacret Heart, 1 August 1873,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017-8-, para. 3322-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24,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15 September 1973,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042,  para. 3411-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26,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Barnabò, 12 October 1873,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048,  para. 343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36, Letter to Fr. Henry Ramiere S.J., 1873,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062-3, para. 3477-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50, Letter to Mgr. Girolamo Verzeri., 10 March 1874,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076-7,  para. 3519-2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10,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26 June 1875,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170,  para. 384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653, Letter to Card. Alessandro Franchi, 29 June 1876,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260-1,  para. 4170, 4171, 417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69,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1 June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512, para. 5185-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78, Letter to Fr. Henry Ramiere S.J., 12 July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531, para. 5255-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90,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23 August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 1556, para. 5361-3.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20,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2 February 1881,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pp.1861, para. 6474.

 

 

 




 
瀏覽次數:393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