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天主的召喚

發佈日期:2021/10/03
  • 分享至:


~尋覓聖人之心~

聖金邦尼書信集


Daniel Comboni: 

The Man and His Message



意大利文原著作者
阿爾·多吉利神父 (Fr. Aldo Gilli)


中文翻譯

 許令嫻
 陳世賢


missionari-daniele-comboni.jpg


中文譯本校對
高莉莉



中文譯本主編

金邦尼傳教會的“分享”小組 (澳門)

許心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金邦尼福傳工作的重要行事錄   


1831年      聖金邦尼在意大利誕生

1857年      回應聖召的決定性時刻:  

                 聖金邦尼首次踏上非洲的旅程

1864年      一個非凡的使命— 

                  聖金邦尼的「非洲重生計劃」

1867年     實踐成為修會會祖的聖召

1872-1881年 承擔中非的福傳責任

1881年      聖金邦尼在蘇丹逝世 

2003年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把聖金邦尼列入聖品


  

 117.jpg

第一章

天主的召喚

 

引言

在聖金邦尼的一生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為非洲奉獻自己,為幫助人們藉著教育及信仰而重生的決心,以及在面對困難重重時,甚或直至死亡時,都堅持不懈地去實踐這個理想。他有著驚人的使徒福傳力量,其秘訣在於他堅信自己的非洲福傳聖召。天主召喚他去成為非洲的福傳使徒,因此沒有人的力量,可以阻止他實踐該使命。

 

聖金邦尼在非洲福傳使命的旅程中,在書信中透露了他的福傳聖召,是如何發芽茁壯的,以及他如何堅決並且持續地實踐了天主的使命。

 

他的福傳使命可以從他的書信中區分為四個重要的時期:

 

第一期、他決定了一生一世與非洲福傳使命緊緊相繫;

第二期、他構想了非洲重生計劃,深深地加強了他對天主召喚的回應;

第三期、他建立了福傳機構,使他的福傳使命達到一個崇高且充滿神恩的境界;

第四期、他進入了最成功的時刻,被教宗指派為非洲主教,負擔著重要的牧民責任。

 

這個充滿神恩的福傳旅途,清楚地展現了聖金邦尼對這份非凡福傳使命的真心、忠誠與勇毅。

 

1857年 回應聖召的決定性時刻


com 2.jpg

 

聖金邦尼的福傳使命是在馬扎學院(Mazza Institute) ,由院長尼古拉斯•馬扎神父(Fr. Nicholas Mazza) 培育出來的,也是在這時期聖金邦尼決定前往非洲福傳。但為他自己及家人來說,這個決定是痛苦的,正因如此,前往非洲有了更深刻的意義。他曾在書信中向家鄉的加達(Limone sul Garda) 堂區神父解釋如下:

 

1   「如同我曾經告訴你,我有意從事傳教工作,無論這份工作有多麼困難。過去的八年裡,我思考著這個問題,尤其是關於非洲的傳教工作,並且付出了所有的精力在學習。我的會長非常了解我的心意,也信賴我,所以決定派遣我,協助他在那既偏僻又炙熱的荒地,為傳教工作考察及奠基。這一刻是我長久以來的渴望,比戀人渴望婚禮的到來更加熱切。我不怕生活中的艱辛,也不怕傳教的困難,任何事都不懼怕。但,唯有我的年邁雙親令我擔憂。這使我猶豫不決,心情沉重。因此,我決定參加靈修退省尋求天主的幫助。早在十四年前,我暸解了使徒工作的偉大之後,我心神便升起了到非洲傳教的渴望,並日益堅定。如果我放棄這個一生的熱切渴望,我了解到將終生遭受折磨,如同一個殉道的烈士。」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9, Letter to Fr. Peter Grana, pp.6-7, para. 3, 6)


5ad2d9fbdd7e238e7e62ada494b9c73d.jpg

 

聖金邦尼當時進行了一個靈修退省,從神師得到建議後,果斷地做了決定。他在1857年8月13日寫信給彼德•格拉納神父 (Fr. Peter Grana) 重申他的決定:

 

2「我已經完成了我的靈修退省,並聴取了天主及相關人士的忠告,我認為到非洲傳教,是我真正的傳教使命。此外,偉大的宗徒繼承者,貝托尼神父 (Fr. Bertoni) 及馬拉尼神父 (Fr. Marani),他們清楚地了解我現在的生活及過去的情況,以及我對父母親的憂慮。但他們異口同聲地向我保證,到非洲傳教這個使命,對我來說是非常明確及昭著的。因此,他們儘管已考慮了我父母的情況,還是說: “去吧 ! 信任天主的旨意,我祝福你!那位賦予你執行這一個偉大計劃的天主,也一定會安慰你的父母,並照顧他們。因此我決定在今年九月出行。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 Letter to Fr. Peter Grana, pp.9, para. 13)

 

聖金邦尼的福傳使命並未因為面對重重困難而改變,反而變得更加壯志高飛。他在1858年3月27日從蘇丹聖十字談論奧利博尼神父(Fr. Oliboni)死亡這事件的書信中,曾經說明這點:

 

3「奧利博尼神父 (Fr. Oliboni) 給予了我們傳教的工作上極大的協助,對於他的過世,我們都感受到特別沉重的失落感。但願天主永遠降福我們!所以,我們不但沒有因為奧利博尼神父 (Fr. Oliboni) 的逝世而失去勇氣,反而更加努力地勞碌工作,並同心改造非洲及履行我們會長的非洲傳教計劃,帶領非洲人遠離無知及不文明的現況,走出黑暗及死亡的陰影... 。」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 Letter to Dr. Benedetto Patuzzi, pp.106, para. 389-90)

 

聖金邦尼在1858年3月29日從非洲蘇丹的基奇 (Kich) 部落寫給父親 路易吉•金邦尼(Luigi Comboni) 的信:

 

4「我最親愛的父親,我們的一位兄弟,已經為天主犠牲了!然而,他的死亡並不可怕,反而激勵著我們,更加勇敢及堅持地,朝著我們偉大的傳教工作前進。親愛的父親,我已經成為一位真正的傳教士,為光榮天主及拯救靈魂而工作,甚至犧牲我的一切、我的生命。我會堅守及盡我所能,去履行會長的偉大計劃,除非是天主聖神勸阻,否則,即使所有的傳教同伴都倒下了,我也不會停下來的!」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8, Letter to his father, Luigi Comboni pp.109-10, para. 403, 407)

 

snip-st-daniel-3-images.jpg


在1859年7月,儘管聖金邦尼是孤獨及無助的,他仍然擁有無比堅毅的精神,不放棄非洲的福傳工作,而且他福傳的真心、特長也能全面發揮及呈現出來。但由於受到疾病感染發燒,身體無法承受,在非常不情願的情況下,只能暫時離開非洲蘇丹的瓦迪哈爾法 (Wadi Halfa) ,期望身體恢復狀態侯,能夠回到非洲。

 

5「當時,大部份同伴都勸䏣我,雖然我的意志極力反對,最終還是要離開中非洲一段時間...。 我還能有什麼選擇呢?唯有永遠讚美天主,心悅誠服地順從天主的旨意,暫且回家,等候聖神給予新的指引。我是隨時準備好放棄一切,只為跟隨及完成天主的旨意。」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3, Letter to Fr. Peter Grana, pp.122-3, para. 462, 464)

 

聖金邦尼願意為福傳理想放棄一切的慷慨精神,在他於葉門共和國亞丁 (Aden) 擬定一份非洲福傳企劃論述福傳遠景時,充分地顯露出來:

6「就我而言,我極願意放棄世間享樂及榮華富貴,並熱切期待最艱苦的辛勞和困境。我要用我的生命來完成這個神聖的傳教工作。這樣的犠牲,我甘之如飴...。」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7, Letter to Fr. Nicholas Mazza, pp.157, para. 594 in AMV, "Missione Africana")

 

一個非凡使命– 聖金邦的「非洲重生計劃」


sud_sudan-1.jpg

 

 本章的第一部分,已經簡短描述了聖金邦尼的非洲重生計劃的起源背景,幫助我們理解這個創始構想。這個計劃無疑代表了聖金邦尼對非洲的傳教工作及對當地人民的一個特殊奉獻:

 

7「我和同伴們試圖草擬一個較可行的方式,來實踐這個計劃,為了幫助我們時時刻刻都牢記著,要用盡生命去愛那些被遺忘了的靈魂。假若神聖的教皇、耶穌和瑪利亞的聖心,允許我們去實行非洲重生計劃,我們將非常樂意奉獻出微薄的能力及生命的全部,互相合作去成就這偉大的工作。我們堅信一定會成功,因為這計劃已經顯示了天主至高的旨意。」

(引用於Studium Combonianum,1966, pp. 7-23)

 

聖金邦尼的使命是為整個非洲的。非洲重生計劃是奉行天主的旨意,並且受到教宗庇護九世祝福的:

 

8「你會驚訝於我總是經常周遊各處。如今我正在意大利的布雷薩諾 (Brixen ) 寫信給你。我希望你明白,整個非洲與那些窮困的非洲人,已經佔據了我的心,是我活著的唯一理由。教皇、耶穌基督的代表,也鼓勵我為非洲的人們工作。我把已經受到您良好照顧的幾個非洲兄弟留下給您,以便他們將來能為謀求自己整個種族的益處工作。基於如此,請你原諒我這作為。」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24, Letter to Fr. Goffredo Noecker, pp.274, para. 941)

 

聖金邦尼堅信非洲福傳的使命是天主給他的聖召,誓言忠誠地堅守著,至死不渝 :

 

9「非洲人的悲慘苦况,沉重的打擊在我的心頭上,在這世上沒有什麼,是我不願意為非洲重生而作犧牲的。如果閣下不批准這一個計劃,我會制定另一個 。 如再不接受,我會準備第三個 。 以此類推,直至我死亡為止。」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4, Letter to Card. A. Barnabo, pp.294, para. 1011)


10「如果教皇、羅馬教廷傳信部 (拉丁文原名Sacra Congregatio de Propaganda Fide) 及全世界的主教都反對我,我會放低姿態,待一年後再提出另一個新的計劃。但是,我永遠不會放棄非洲傳教的工作!我不會因為任何人、事物 (原文拉丁文cum quibus) 或是為顧及那負責非洲二十一個傳教區的修會之 “顔面”(原文意大利文 santo amore proprio)而氣餒。」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40,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311, para. 1071)


111646.jpg

 

聖金邦尼不會因為人的反對,或是需要犧牲時,放棄自己的真心及諾言,而是會更堅决地實踐非洲重生計劃及非洲福傳的聖召:

 

11「我仰賴耶穌及聖母聖心...!  牢記著自己只為非洲的人們及非洲傳教的工作而活著;我懇請你伸出兄弟及友誼之手來保護我。天主的工作必常常遭遇困難,而在困難中我們領會到天主愛的記號。為非洲的人民受苦,是多麼的喜悅!非洲重生計劃的執行,絕不會因為重重障礙而停滯。我信任你,而且,我們不孤單。在這偉大的計畫中,有天主及聖母的護佑,更有許多很有能力的人們在支持我們。如果天主與我們同在,誰還能反對我們呢?(原文拉丁文 Si Deus nobiscum, quis contra nos?)」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60, Letter to Canon John  Crysostom Mitterrutzner, pp. 344, para. 1185)

 

聖金邦尼在非洲福傳聖召中之所以有如此堅定信德,是因為他確信這計畫是天主要的。天主啟發了他的非洲重生計劃,並且最終,祂將要為非洲帶來拯救:

 

12「關於非洲的問題總是一波三折,而且幾乎有一整個世界那麼多,待見面之時,我會細細道來。有許多人因反對我的計劃而使出手段,但也有人給予我很大的幫助及安慰。我知道會受很多的苦,但仍然抱持極多的希望,我們所有的傳教士都是信賴天主的。我非常肯定非洲重生計劃是天主的旨意,並且認為天主會希望拓展這計劃,來實踐祂的未來旨意,以顯示自己的榮耀。 」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93,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pp.410, para. 1390)

 

1867年  實踐成為福傳修會會祖的聖召


sao-daniel-comboni-fundador-missionarios-combonianos-brasil-fc-africa.png


聖金邦尼即便是孤獨無助,也永遠不輕言放棄非洲福傳的使命。正是這樣艱難的時刻,聖金邦尼被天主召叫,促使他成為了福傳修會的創始人,以及非洲重生福傳工作的負責人。這也意味著,他要面對新的困難,但是,這困難也將更加強固他的福傳聖召:

 

13「即使我一事無成,天主也一定會悅納我的努力。當然,我會盡一切所能,不畏懼辛勞及奔波,甚至失去生命,也要把這份傳教工作徹底執行。我會把“與非洲同生共死” 的口號掛在嘴上...。 雖然一場十字架式的風暴襲擊著我,但我卻比以往的任何時候,更加熱衷於這份工作。」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12, Letter to Canon John Crysostom Mitterrutzner, pp. 430, para. 1441)

 

聖金邦尼在明白了天主召喚他,是去執行一項屬於天主的工作之後,他的心意變成更加堅定:

 

14「我們活著,是為了耶穌及天主去拯救靈魂。有你的推薦信函及聖弗朗西•斯澤維爾的信件,還有天主的聖寵,一切皆成為可能。我們將盡努力前往埃及,並做好受苦的準備,在那裡我們必會看到最美麗的景願。我們也明白天主的工作,要有進展,便必須背負起十字架去經歷艱辛的路程。你的推薦信給予我們無比的力量,去承擔一切。我們承諾為天主的傳教工作,放棄自己的一切,定會讓天主的工作永恆地繁盛起來! 」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23, Letter to Bp.  Luigi di Canossa , pp.447, para. 1493-4)


columboni3.jpg

 

對聖金邦尼來說,拯救千千萬萬靈魂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在梵蒂岡第一大公議會(First Vatican Council) 向與會者,為非洲的福傳工作,悲痛地呼籲:

 

15「我這渺小卑微的天主僕人,在這裡仰賴主教閣下使徒般的愛,放膽請求,求您保護及支持為非洲重生傳教而誕生的工作。閣下請不要無視請願信署名者堅定不移的哀求,他為了非洲忍受了許多苦難和犧牲,他只祈求天主憐憫他的靈魂,他也永遠都只想做教會裡最不中用的僕人而已。我再次懇求閣下、請您考慮那些將要失去的數百萬計的不幸靈魂。

 

我只有一條性命可以為拯救那些靈魂而奉獻。我多麽地希望,天主給我數之不盡的性命,來為這個目標而奉獻。直到我最後的一口氣,我將永不停止地,懇求閣下、聖伯多祿的繼承人、真理、愛及人類救世主的耶穌的宗座,仁慈地看待,數百萬生活在中非的廣大地區、生活在那可怕詛咒中的靈魂。」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55, Report to Card. A. Barnabo, pp.715, para. 2269)

 

910241053.jpeg


作為修會的創始人,除了為完成天主的工作獻出生命外,聖金邦尼不為自己謀求任何特權:

 

16「偉大的天主僕人,來自貝爾加莫可敬的貝納利奧•卡特先生(Venerabile Benaglio Corte da Bergamo) ,在1836年時,他在聖神的擁抱下去世(他列入真福品的手續希望會向教宗提出申請),他曾說:“天主的偉大工作不是由博學的人或是聖人去完成,而是由天主所啓發的人!" 這樣的思想,教會的教父們也表達過,並且大大的鼓勵我。因為我很清楚自己離聖德及擁有深奧靈性的理解還很遠。事實上,即使是最簡單的完美準則和聖徒的德行,我還是缺乏掌握。然而,儘管如此,我相信建立非洲福傳工作,是奉行天主的旨意。天主透過祂在世上的代表、教宗,交託這使命給我,我會獻出自己的生命來承擔起這神聖的工作!」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2, Report to Cologne Society, pp.811, para. 2569)

 

聖金邦尼所有的計劃,可以用簡單的一句話概括:“無非洲、毋寧死!" (非洲重生不成功、便成仁!原文拉丁文 Aut Nigritia aut mors: “非洲或死亡”),雖是一句簡單的話,卻也顯露出,他對傳教使命的真切意志。

 

17「你可知道,我和我的傳教士同伴們都非常樂意地奉獻我們的生命,使我們可以為基督贏得那處在這個仍然幾乎無人知曉、絕望及苦難世界的人們。我們唯一的計劃,是在天主的幫助下,用謹慎保守的方法執行我們心中唯一的福傳使命:“無非洲、毋寧死!”」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36, Report to Cologne Society, pp.910, para. 249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關於「無非洲、毋寧死!」這個著名格言的起源, 聖金邦尼寫信給查爾斯•拉維杰理蒙席(主教)時(Bishop Charles M. Lavigerie)說道:「在德國美因茨 ( Mainz) 代表議會上,我告訴議員們,我的最終遺言是 :“無非洲、毋寧死!”。朱賽佩•加里波第(Giuseppe Garibaldi 意大利著名的統一將領) ,曾許下一個著名的誓言:“無羅馬、毋寧死!”當他在意大利的門㙮納(Mentana) 打仗時,不幸地,最終戰敗,並從那裡可䎵地撤退出來。我及傳教士同伴們,對於非洲重生的傳教工作,要比他更加忠實、更加忠誠、更加堅决、也更加知道如何去盡我們的職責。」

 (原文法文:Dans le Congres Général de Mayence j'ai dit que mon dernier mot sera toujours 'Ou la Negritie, ou la mort'. Plus fidèle et plus loyal que Garibaldi, qui s'est retiré honteusement de Mentana après avoir proclamé et dit: '0 Roma 0 Morte' nous aurons rempli notre devoir)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9, Letter to Bishop Lavigerie, pp.826, para. 262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72至1881年  承擔中非的福傳責任 


Comboni-compressor.jpg

 

聖金邦尼在1872年被選為副主教,然後在1877年被擢升為中非洲的主教。他作為世界最大福傳工作之領導人,唯一的工作,便是要最完美地履行他傳教的誓言,亦就是:"無非洲、毋寧死!"若把他這時期的生活與他的書信集互相比較,更能見證他對傳教使命的完全奉獻。

 

他的完全奉獻精神,在他於1873年5月到達蘇丹喀土穆後,成為中非副主教的第一個講道時,最能明顯地表現出來:

 

18「非洲是我年輕時的初戀。十六年前,我拋下了世界上最珍愛的一切,來到這片土地,奉獻我的工作,為幫助這數百年以來非洲的不幸困境,能早日解脫。」

「當時我因為健康狀況很差,所以要聽從神師的忠告,暫時回家...。 我為了服從而離開,但我的心,仍然是和你們在一起的,也許是因為我的行為取悅天主,很快我康復了。同時,我的每一個想法和步履,仍是為你們而行的。今天我終於回到非洲了,我找回了我的真心。在你們面前我敞開心扉,希望能讓你們感受到,作為你們的靈修神師、我願意像父親那樣地愛著你們,既神聖又美善。這愛,是天主在前一年,通過天主教宗座、我們的教宗庇護九世,傳達給我的。是的,我已是你的父親,你是我的孩子。因此,我擁抱你,把你的心緊緊地貼著我的... 。

 

我回到你們當中,整個人都屬於你們的,完全是為了你們最大的裨益而奉獻。在白天或黑夜、晴天或雨天,你們會發現,我時時都願意協助你們靈修上的需求。無論是富人或窮人、健康、生病、年輕或年老的人、主人和僕人,都進駐在我的心底裡。你們開心時,我開心、你們痛苦時,我也與你們一起痛苦。我願意與你們大家一起共事。能為你們獻出我的生命,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候。」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99, Homily in Khartoum, pp.974, para.  3156-8)


San_Daniel_Comboni.jpg

 

 聖金邦尼並沒有因在工作上面對極大困難而削弱了志向,反而變成更加堅而不摧:

 

19「雖然我承擔了這些不幸及災難,但我從未感到氣餒。我高興的是,為了異教徒的救贖,我成為了一個分享耶穌基督苦難的人,祂就是復活和生命!我全心依賴我們的天主,確信傳教使命的崇高與神聖。所以我與我的忠實傳教士同伴們,為了光榮天主與整個中非的救贖,投靠了那位憐憫之父、安慰一切的天主,也把自己委託於基督徒的慈愛中,願將自己完全獻身,直至死亡為止。」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93, Letter to four Oratorian priests, pp.1562.)

 

聖金邦尼在受到許多傳教士染上疾病和死亡的衝擊之後,反而將之轉化爲福傳聖召的正面影響,使他擁有更堅定不移的決心:

 

20「我希望那充滿著愛的天父,會因此而滿意我們的表現。然而,我的心靈因為充滿了深切的苦痛和悲傷,而幾乎奄奄一息了。我為缺乏資源、感染疾病及因辛勞有功的傳教士們的死亡造成的嚴重後果,感到極度悲憤而煎熬。所幸,我們靠著天主的恩典,這些事情最終沒有動搖我們的勇氣,也無法令我們氣餒。

 

相反,這些嚴峻的考驗、可怕的災難及無數艱苦的困難,極力地促進及穩固我們對仁慈天主的完全信任。在我們展開旅途之前,祂已經為我們被釘在十字架上殉難死去。為此,我們的神聖使命感被激發出來,愈發堅定而不為辛勞及困苦所動搖。從一開始,我們便要為救贖那些不幸的非洲民族提出鬥爭的吶喊,由始至終都是:“無非洲、毋寧死!”」

(引用於Comboni, D., 1879, pp. 30-31)

 

聖金邦尼對福傳工作能擁有這樣堅定的心與力,是因為他自年青時代,已經被自己的神聖誓言所規範,而他的聖召,亦是由此而來的:

 

21「我只能給你寫幾行字,因為我被發燒、困境、辛勞和沉重的心情所勞累。據上天慈悲的律例,天父的工作必定建基於十字架下,而且唯有這樣,才能拓展開來。在異教國家的傳教士生活中,就是背負十字架和殉道,而中非洲的人們也必因此而受到感化。我雖然身體疲累,但是,因為耶穌聖心給我的恩典,我的心神是穩固的。我自1849年、即三十多年前已下定決心,縱使我有一千條性命,且無論遭受任何的苦難,我也會為救贖中非洲人們而犠牲... 。」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812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pp.1588, para. 5522-3)


focus-21.jpg

 

聖金邦尼青年時期的志向,在走到人生的盡頭時,依然沒有改變,這無疑是因為他有堅定的聖召,而且任何困難都難以動搖他的信念:

 

22「你知道為什麼我給你寫這封信的時候,引述馬拉尼神父(Fr. Marani) 對我聖召的評語? 為的是告訴你,在我那艱巨和充滿憂慮的傳教工作旅程中,我似乎認為自己被天主、教宗、上級和所有人拋棄了不只上百次!當我想到自己被拋棄時,就感覺到痛苦不堪。因此,同樣不只上百次,我有極強烈的誘惑感,想要放棄一切,將我的傳教工作移交給傳信部,自己單單作為宗座、樞機主教或是其他主教的一個卑微僕人,聽命於他們的支配就行了。那些誘惑我、建議我放棄傳教工作的人,不乏是虔誠和受到敬重的人們。我想他們是缺少了勇氣信任天主吧... 。

 

那麼,是什麼讓我的福傳使命由始至終都未曾失敗過呢?我曾經在最黑暗的時期,被教會最高當局,指控二十條嚴重的罪責,而實際上,只有七條是比較實質的。當時我還要面對其他很艱難的困境:七十萬法郎的債務;維羅納修會混亂的情況;中非洲的傳教士中多人死亡及福傳工作上沒有出現任何希望的曙光,一切發生的事情都是黑暗與悲慘的。

 

我在喀土穆發著高燒的時候,我問自己:“是什麼原因使我有勇氣堅守在崗位上,直至死亡為止?是因服從羅馬教廷的決策所致?我可以非常果斷地告訴你我的答案: 這是因為我對這項工作充滿了毫不質疑的真心及信念。這見証了在1857年8月9日,馬拉尼神父對我進行了非常嚴格的評估後,對我說的話:“你到非洲傳教的這個使命,是我所見到的聖召之中最明確及昭著的!"」

(引用於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91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pp.1991, para. 6885-6)


Comboni-New-696x502.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文獻

 

Comboni, D., (1879). Report to Cardinal Louis di Canossa in Annali del Buon Pastore: Khartoum, Sudan, 19,  pp. 30-3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9, Letter to Fr. Peter Granaon, 4 July, 1857,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6-7, para.  3, 6.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 Letter to Fr. Peter Granaon, 13 August, 1857,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9, para. 13.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6, Letter to Dr. Benedetto Patuzzi, 27 March, 1858, Kich.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106, para. 389-9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8, Letter to his father, Luigi Comboni , 29 March, 1858, Kich.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109-10, para. 403, 407.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3, Letter to Fr. Peter Grana, 30 July, 1859, Wadi-Half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122-3, para. 462, 46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57, Letter to Fr.Nicholas Mazza, 23 Jan., 1861, Aden.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157, para. 59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24, Letter to Fr. Goffredo Noecker, 9 Nov., 1864, Bressanon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274, para. 94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34, Letter to Card. A. Barnabo, 25 Feb., 1865, Pari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294, para. 101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40,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23 April, 1865, London.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311, para. 107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60, Letter to Canon John  Crysostom Mitterrutzner, 18 Sept., 1865,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344, para. 1185.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93, Letter to Fr.  Francesco Bricolo, 13 Sept., 1866,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410, para. 1390.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12, Letter to Canon John  Crysostom Mitterrutzner, 23 Sept., 1867,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430, para. 144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223, Letter to Bp.  Luigi di Canossa , 29 Nov., 1867, Marseilles.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447, para. 1493-4.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355, Report to Card. A. Barnabo,  April, 1870,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715, para. 226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2, Report to Cologne Society,  6 June, Cologn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811, para. 2569.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09, Letter to Bishop Lavigerie, 2 Nov., 1871, Verona.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826, para. 262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36, Report to Cologne Society,  29 March, 1872, Rome.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910, para. 2491.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499, Homily in Khartoum, 11 May, 1873,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974, para. 3156-8.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793, Letter to four Oratorian priests, 8 Sept., 1878,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 1562.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N. 812 Letter to Card. Giovanni Simeoni, 2 Jan., 1879, Khartoum.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1588, para. 5522-3.

 

Comboni Missionaries (2005). N. 1091 Letter to Fr. Giuseppe Sembianti, 16 July, 1881, El Obeid. in The writings of Saint Daniel Comboni. Sunningdale, United Kingdom. Printed by Comboni Missionaries, UK, pp.1991, para. 6885-6.

 

Studium Combonianum (1966). Plan for the Regeneration of Africa, Edition of the first autograph text published by Studium Combonianum: Verona, Italy, pp. 7-23.

 



 
瀏覽次數:1284

回最頂